非常不知所云的店長篇 (喂
是說我沒喝過Bloody Mary,光看成份就不想喝了 XD (討厭辣跟蕃茄

時間是深夜3點30分,VIN關店的半小時後。
 
Noir坐在吧檯內,喝下不知第幾杯的Bloody Mary。
有點黏稠的口感在口中散開,他獨愛這種口感像極了鮮血的飲料。
TABASCO與鹽和蕃茄汁這些各自有著不同味道的東西混在一起味道卻異常的好,是少數以辛辣味道為主的雞尾酒。
 
「Noir?這麼晚了還不回家嗎?」剛好清算完帳目的Roa自房間中走出,看到獨自一人坐著喝酒的Noir後微笑著走近。
「抱歉,Roa先生我想再喝一會,等一下我會洗好東西的,離開時也會好好的鎖上門。」
「不是那個問題。」Roa看了一眼旁邊堆放成一整排的空杯子,問:「你到底喝了多少?」
Noir歪著頭想了想,然後數了一下杯子,回答出一個兩位數字。
 
「別再喝了,為了店內的材料費,也為了你的身體著想。」Roa搖搖頭,制止了Noir準備拿起杯子再喝的舉動。
「材料費請在我的薪水扣吧,至於身體嘛…」Noir苦笑著放下杯子,「沒有人會在意吧。」
 
他記得他最初是為了逃避家人跟家內凌亂的關係才跑出來找工作,諷刺的是這份工作是他正要避開的父親替他找回來的。
去學調酒只是因為喜歡喝,到現在成了麻醉自己的一種方式。只有調酒時才可以專心的想著如何調出更好喝的酒而忘記他其煩惱。
 
Roa只是沉默,苦笑著。
 
最近他下班後總愛留下來跟Roa聊天,從有的沒的聊到近身的事情,到了最近Noir總是提起在家不高興的事情。Roa有時會開解他,有時會當個沉默的聆聽者。不管是哪種應對的方式都讓Noir不會感到不舒服,似乎總是可以看穿他的心思似的在合適的時候做出正確的舉動。
 
「就算家裡的人不在意,我們都會在意。」溫暖的手覆蓋上Noir的金髮輕輕的揉了揉。
 
「Roa先生…」
 
「大家都很喜歡你,不想看到你這樣的表情喔。要是Noir出事情了,不單是VIN會損失一個員工,我們也會因你而難過。好,笑一下吧。」
 
Noir抬頭看著Roa,展開笑靨。
「好,好,乖孩子。」
 
「請不要把我當成小Minim般的小孩子。」Noir蹶著嘴抱怨,不久後又嘿嘿嘿的笑起來。 「VIN好溫暖,比我的家好上太多了。」
 
「錢多有甚麼用,家裡總是冷冰冰的,連僕人們也是畢恭畢敬的看了就討厭。」Noir幽幽的說著,又喝下了一口Bloody Mary,「我的生活也是,從來只有對著冷冰冰的四面牆,人跟牆都要同化了。」
 
「Noir,喝掉那麼多Bloody Mary的你還不懂嗎?」Roa聽完Noir的話後平靜的說:「Bloody Mary的確是以酸辣為主要的味道,內裡其實有放糖可是很難喝的出來。」
 
Noir看著Roa點點頭,眼內滿是不解。
這種事他當然知道,但是為甚麼Roa要這樣對他說?
 
「但是你沒細細品嘗它。只記得她的酸味跟辣味,而忘記了recipe內寫著的那半茶匙糖的甜味。那難道酸味跟辣味就是Bloody Mary的全部了嗎?」
 
「不…」Noir小聲的回答。
 
「聰明如你應該會懂我說的話吧。好了,把這杯喝完就回家吧。」Roa站起來再次摸了一下Noir的頭,「我先去睡了。晚安。」
 
目送著Roa離去,Noir本想一口氣喝光手中的酒,卻在把杯子放到嘴邊時頓了一下,淺嘗了一口,細味了一下平常都麻木地感覺著的味道。
 
雖然很淡卻真的有少許的甜味。
 
 
「……謝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iyarules 的頭像
hiyarules

妄想迴廊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貓公爵
  • 我發現Roa是個經常被我遺忘的兒子~
    感覺Roa不像是我生出來的.......
    之前在看自家網頁時我才驚訝的發現原來我還有這個孩子啊~(打

    Roa真的好溫柔呢~而且翔子也寫到Roa對VIN很緊張~ VV
    會安慰失落的小受~Roa果然是攻吧~(自欺欺人)

    Roa:不想回家的話就到樓上去睡吧~還是你想在店裡跟Ruka一起?

    不過小黑白喝這麼多酒很危險~ 雖然只有Roa和Minim~ 不過不知道Lou大魔王什麼時候會出現啊~

    期待小Minim篇~vv
    (我果然是比較關心小Minim啊~)
  • 翔
  • 呵…所以小受兒子才會比較萌 (?
    貓大這樣Roa會哭的喔xDD 我個人是很喜歡他啦w

    Noir:那個Roa先生可以的話請讓我跟Minim睡 (喂

    小黑白沒那麼易醉的啦~除非大魔力跑出來灌酒XD

    我會先寫完小攻們再寫小受喔~應該會最先寫小Minim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