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的,他到底做錯了甚麼啊,為甚麼會變成這樣。

變態魔術師在外面,而大爺他,卻跟一個人妖擠在廚櫃。


緋夜把頭靠在他肩上,說了聲我好累就睡了,睡著前還輕聲說一句:FIRO身上有書的香氣…好舒服喔。
難得看到散發費洛蒙模式關閉的緋夜,雖然被當成枕頭睡有點不爽但是FIRO也沒說甚麼。

屁啦,書哪有甚麼氣味。
想要抬起手臂嗅嗅看緋夜是不是在耍他,但是又怕把緋夜弄醒。幹,最好不要跟青鳥一樣有起床氣啦!


就在二十分鐘前。

FIRO正在甲板上遠遠觀察正在打情罵俏的FIN跟青鳥,突然身後傳來一把聲音叫喚著他的名字,在他反應過來之前聲音的主人就拉著他跑了。

「緋夜…?」FIRO愕然的看著牽著他的手奔跑的紅髮少年,身後彷彿聽到REI帶著愛的呼喚。
「逃!」緋夜頭也不回一直跑向廚房。
「靠關我屁事為甚麼我也要逃?」
「因為FIRO看起來很寂寞啊,來玩躲貓貓吧。」

幹,這甚麼爛理由?嘛反正正好閒著沒事幹就陪他玩玩吧。可惡他為甚麼要陪這死人妖一直沒頭沒腦的跑啊?

「這邊。」他才不要被人妖牽著鼻子走,抓住他的手奪回主動權,往廚櫃的方向走去。
熟練的打開櫃門,把緋夜塞進去,對方一邊小聲抱怨著一邊把纖細的身子往角落擠。
把SUOU放進去的碗碟隨手往地上“輕放”,聽見REI詢問緋夜去哪了的聲音,馬上自己也躲到櫃子裡關上門。

靠!!他是太閒沒事幹啊幹嘛自己也把自己關進來擠啊!?
挪了挪身體想要調個舒服點的位置,結果頭撞到了櫃子。
「噗」緋夜發出幸災樂禍的笑聲。
「笑屁啊你」
「哈哈哈哈」
「靠,給我安靜點哇啊!」

這櫃裡居然有蕉皮!!好險差點滑倒,嗯?這軟軟的是甚麼啊…
眼睛漸漸適應了黑暗,看到自己的手在緋夜的雙腿間的位置上。
「你才給我安靜點…笨、笨蛋…你的手放在哪裡了,不要趁機吃豆腐!」緋夜輕聲抗議。
「呿…安靜啦……」把手收回,順便把蕉皮踢開,爬到緋夜身旁背靠背的坐著。「這樣總碰不到你了吧!」
「幹嘛啦,明明是你把人拉進來…」背後傳來一陣暖意,原來是緋夜把頭靠到他身上了。


媽的背好酸,到底要這樣到甚麼時候啊!!聽起來REI好像在外面光明正大的坐下來喝下午茶的樣子。
「緋…緋夜?」嚥了嚥口水,FIRO動了動再輕聲叫了一下緋夜的名字。
「嗯…」緋夜轉過身把FIRO抱住。
「搞屁啊反過來吃我的豆腐……」無奈到不能再無奈。
緋夜呼出來的氣息剛好吹到FIRO的脖子,嚇的FIRO大叫起來,然後撞開了櫃子的門,二人雙雙摔到地上。

「小紅…小緋夜?」REI轉過頭驚叫。
「嘖……靠痛死了,死人妖你…嗯?」FIRO低頭,看見緋夜整個趴在自己身上。
「你們躲在那裡幹嘛?」正在吃蛋糕的一真呆看著姿勢曖昧的二人。

把FIRO當成軟墊的緋夜,依舊熟睡中。
FIRO感到身後傳來陣陣殺氣,不管三七二十一抱起緋夜就跑。

鬼才要被你這變態魔術師誤會!

卻沒想到自己惹起了更大的誤會。




洗澡時想到的梗。XDDDD 
本來還打算讓FIRO吻緋夜來讓他安靜點不過這樣太過份了你們說對不對啊 囧 (被FIRO拿槍指著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iyarules 的頭像
hiyarules

妄想迴廊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