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時寫的沒結尾,沒fu接文就翻舊文來看時發現了這篇XD
小mio的hit文我寫到一半就回美國了(炸) 看來我要重寫了。

24以外的接文我都很想寫。VIN跟ReiHiya都好想寫。 


這文是謎樣的男人x夏洛特,請隨意代入夏佐以外的男人。(很過份

 

 

 

「……悉隨專便。」

 

夏洛特擱下這樣的話後便掛了電話。

 

今天又因為加班不能回家吃飯。

她說:「你總是在說謊。」

 

不想見面的話以後都不要見面就好,每次我有事不能陪伴她她都會這樣說,聽似任性的發言其實不難發現其中撒嬌的意味。

 

這孩子,只是數字上成了年,其實心智還是滿像小孩子的。

比如說,怕寂寞。

 

是的,從她每次知道要獨自吃飯後都向我發脾氣看來,不難理解她是非常的怕寂寞的。

 

像個小女孩一樣。

 

 

我無奈的放下電話,打開沒完成的工作,吃著已經厭倦了很久的泡麵,重新投入工作。

 

可是就算她再寂寞也會拒絕向任何人求救,包括她最親近的我,或是夏佐。

因為她一直都習慣了偽裝成堅強。

 

搖搖頭決定集中精神快點把工作完成回家陪伴她,電話卻又再響起。

來電顯示著夏洛特。

 

這就奇怪了,她從來都不會主動再打來的。

 

按下接聽見時馬上聽見了她有點顫抖的聲音。

「回來。」

「怎麼了嗎?」

「……」另一邊只是沉默。

 

我幾乎可以想像到她靜靜的握著話筒坐在地上,瘦弱的身體因抽泣而顫抖著。

 

「不可以回來嗎…?現在…」聽起來像是在懇求。

「我剛剛看了一齣恐怖片…」

「害怕的不敢睡嗎?」我有點想笑的問。

「才不會!那個…你連聊天的時間也沒有嗎…?」

 

有種「真是敗給她了」的感覺。

不過這樣也好,偶然率直起來的時候會特別的可愛吧。

 

「夏洛特。我趕快把工作完成後就回來好嗎?」

「嗯……不好」

 

真是任性,這樣我會很困擾哪,可是就是讓人生氣不起來。

 

「喂…」沉默片刻,她又忍不住問口。「我是不是很過份?一邊希望你快點回來卻又一直打擾你。」

「那個叫作任性比較適合。」在鍵盤上啪答啪答地打字的手停下,我把手空出來握緊原本只是用肩膀夾住的電話。

「那我話先說在前頭,我只是怕你一個人在公司會寂寞才打給你的。」

「是,真是感謝妳,不然我都快無聊死了。」

「你…老跟夏佐一樣愛敷衍我,你們怎麼都這樣!」

 

不好,一不小心就沒注意聽,搞不好她已經生氣了。

「妳剛才看的恐怖片,怎麼樣了,嗯?」

「…怎麼突然說起那種東西?」

「不是要聊天嗎?」

 

電話的另一邊再次陷入沉默,大概她在尋找字眼來反駁我吧。

 

「嗯……很可怕,所以沒看完。」

啊,率直起來了。

 

「所以你快點回來吧,我很想看下去可是好怕。」

 

按下Ctrl+S來把工作存檔,我拿起了地上的公事包後站起來說:「不,我改變主意了」

 

「都怪妳說了那麼可愛的話,害我現在就想回家看妳。」

 

「可是工作…」

 

「明天再完成也可以。只是會晚一點回家就是了。沒辦法,誰讓夏洛特那麼想見我呢?」

 

「…笨蛋。」



pixnet改版後好慢想搬家。=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iyarules 的頭像
hiyarules

妄想迴廊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