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は戦争 (4444HIT)

NoirMinimSaya

 

對不起,小黑白對著Minim時不會腹黑的設定跟愛欺負他的設定有衝突了 orz

最後決定腹黑地欺負小Minim (

 

另外可能太久沒寫東西了有種抓不住想寫的東西的感覺orz

崩壞了的話先說聲對不起。

 

 

情場如戰場。

職場如戰場。

 

於是當情場=職場,戰場上的戰火是不是也應該昇華成戰場乘以二次方?

 

 

 

「吶吶,Noir哥哥家裡是不是很有錢?」

休息時間,Minim偶然也喜歡待在吧檯等待Noir或是Gii奉上一杯私下調成無酒精的雞尾酒。

當然是在Minim沒發覺的前提下。

 

Noir停下了擦杯子的動作,臉上一副“為何要提起這樣的話題?”的表情,隨即很快換上親切的笑容回答:「嘛…還可以吧?」

 

「唔嗚…好好喔,這樣就可以買很多紅色棒棒糖吧?」Minim說完便開始想象堆成小山的紅色棒棒糖,臉上的表情好不幸福。

 

Noir的表情亦變的柔和起來。

 

啊啊…好可愛的表情…

 

「是啊,要是我想的話,大概可以買光全世界的棒棒糖吧。」

 

「真…真的嗎?」Minim的表情轉換成期待,似乎是在等Noir說出“然後我會買給小Minim喔”之類的話。

 

「怎麼可能嘛,像個笨蛋一樣呢小Minim。」表情溫柔的像是要把人融化掉,嘴巴說出來的話卻帶刺。「再說,棒棒糖甚麼的我根本──小Minim?」

本來還想說下去時卻看到Minim低下頭,眼角似乎還猜著淚光。

 

「小Minim哭了嗎?」Noir彎下身趴在吧檯上盯著Minim的表情,Minim像是不服輸似的把眼淚抹掉,帶著哭腔回了一句我才沒有。

 

「為甚麼要這樣呢?我可是甚麼事也沒幹啊。」Noir臉上一副無辜的表情,活像是他才是被欺負的人似的。

在看到Minim大大的眼睛又泛起了一層水氣後,馬上像是變魔術似的拿出一杯以紅色棒棒糖作杯邊裝飾的Virgin Mary,「給,小Minim就別再難過了。」

 

Minim收起了眼角打轉的淚水,接過Virgin Mary,卻只拔下了棒棒糖。

 

「那個不好喝…」Minim小聲的說著,熟練的拆開棒棒糖的包裝後放到口中。

 

「所以我說Minim就是小孩子,都不會欣賞這酒的味道。」Noir似乎早就知道Minim不喜歡Virgin Mary辛辣的味道似的,若無其事的拿起酒就灌下肚。

 

「可是可是上次Gii哥哥給我的那個P……」

 

Pina Colada?那是小孩子才喝的東西─」

 

 

 

「小Noir你就別再欺負小Minim了。」

 

一隻大掌覆上Minim柔軟的銀髮。

光聽那溫柔的令他感到噁心的聲音,Noir不用抬眼看也知道說話的人是誰。

 

「請把你的爪子從小Minim的身上移開,沙啞。」Noir臉上雖然很不悅,卻開始動手拿起調酒器來調酒。

 

「喔喔小黑白是要為我調酒嗎?」Saya改以抱著Minim的姿勢向前傾,可以靠近一點看Noir調酒的同時還可以跟懷中的少年再接近一點。

 

「嘛…前提是你受的了這一杯。」拿起了數瓶Saya不知道名字的東西就往調酒器裡倒,只隱約看到他好像還加了Russian Standard的伏特加。

 

Noir拿起了調酒器搖了一會,然後把壺中的液體倒到Martini杯中。

 

Saya盯著杯中流動的冰藍色液體,看著Noir最後在酒上面放上了一片玫瑰花瓣。

 

 

Esquire Martini,酒精含量是37%上下,Saya的話大概一口就會醉了吧?」

另一把讓Noir聽了就會心煩的聲音在Saya身後響起,來者想也不想就拿起了Martini杯把裡面的酒喝下。還惡作劇似的拿起玫瑰花瓣舔了舔。

 

「笨蛋…這…這又不是給你喝的!」Noir生氣的把雙手交叉在胸前,還故意別過臉不去看嬉皮笑臉的摟著一臉不爽的SayaLou

 

「那麼親愛的Tourma,我們也應該回去工作了吧,可不能讓客人等太久呢。」

 

「咦,可是…」Saya不捨的看著Minim,又看了看心情幾乎全都寫在臉上的Noir

 

「另外小黑白,客人可是在看著你喔─」Noir聞言馬上收起了不悅的表情,改為客人們最熟悉的天然系微笑。

 

「嘛─Lou在說甚麼呢,客人們都在看你不是嗎?」微顫著的手收回Lou喝過的杯子,Noir隨手把杯子放到清洗的盤子中。

 

 

 

Saya哥哥要走了嗎?」Minim抬頭以一個令Saya足以失去自我的角度看著他,碧綠的雙眸眨啊眨的好不誘人。Minim的小手抓住Saya的衣擺似乎是不願他離去。

 

Saya微笑著親了Minim的小臉一下,幾乎引起了Noir的尖叫,幸好Noir才張開了嘴巴就驚覺自己的失態用手掩著。

 

「小Minim不想我走嗎?哪Lou你也聽到了吧,抱歉吶我等一下再回去。」Saya眼中滿是溺愛的抱著小小的Minim,還不時用臉磨蹭Minim柔軟如嬰兒的頭髮的髮絲。彷如一個抱著兒子的笨蛋父親。

 

「嗯,只要Saya哥哥在的話,Noir哥哥好像就不會欺負我了。」Minim快樂的說著,又舔了一下手中的棒棒糖。

 

 

這甚麼鬼理由。Noir不自覺的心想,有些納悶的看著率直的吃Minim豆腐的Saya,內心漾起了一種複雜的感覺。

難道過於喜歡Minim就會成為Saya那樣的變態?他才不認同那樣的事!自己一直強調自己對Minim的感情跟SayaMinim的不一樣,向來都覺得自己對Minim的感覺是很純粹的喜歡,像兄弟那樣的;可是這種想要用杯子砸到Saya的臉上的感覺是──

 

附帶一提他還很努力的讓自己不要去羨慕那個混帳色魔。

 

……很好,既然Saya都如此挑釁他了──那就戰鬥到底吧。

 

反正愛情從來都像戰爭一樣,只守不攻或是只攻不守都不可能嬴出,在適當的時候也需要反擊對手(情敵),這也是基本啊。

 

 

 

 

不擇手段也是一種手段。

 

 

「吶Lou,拜託你把這個戀童怪魔帶走好嗎?隨你愛把他帶去哪都行,我不想他弄髒我的吧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iyarules 的頭像
hiyarules

妄想迴廊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小丹
  • 噗呵呵好可愛(?)的戀戰XDDD
    小黑白的思考模式+行為好可愛喔喔
    一邊言語上欺負小Minim其實是口劍腹蜜vvvv
    一邊懊惱對小Minim的愛vvvv
    然後翔子寫的小Minim也好可愛好柔軟好小喔
    還要用↗的角度看Saya…
    作為攻君可以這樣看著2隻小受交流實在是一件異常幸福的事
    還可以理所當然的吃小Minim豆腐我也要妒忌死Saya了啊啊!

    然後…噗Lou竟然替Saya擋酒XDD
    喝光了酒後還要調戲小黑白一番vvvv
    不愧是頂層啊頂層
    唔好帥Lou果然是個每走出來都會讓人尖叫的攻君vvvv(太太請別發作
    最後小黑白以Lou對抗Saya那裡該說小黑白真的好聰明啊XDDD
    看來Saya跟小黑白也是有共通點的一樣都非常非常的喜歡小Minim跟一樣拿Lou沒軏(?)XD
    不同的只是小黑白那邊是有隻小Gii默默的守護著vv
  • 翔
  • 小黑白的思考模式就是想當S的M (甚麼鬼
    沒辦法剛好小Minim是M小黑白就S起來了 (去死
    小Minim這種正太大姐姐我最愛吃了(被貓大巴飛
    是說身形嬌小的小受抱起來一定很爽 (甚麼鬼) 然後往上看是犯規的角度啊!!!

    其實這篇是LouAll (喂)
    頂層就是要出場時有君臨天下的風範啊 (挺
    不過這樣的Lou我真的很想看他被征服…(偷瞄Fin
    你怎麼不出色一點啊Fin (巴頭

    小Gii啊我也很苦惱本來想放他進去的
    可是這樣小黑白就會被Gii很快擺平然後沒戲唱了
    於是只好讓Lou不要太過份來讓小Gii安靜 (很過份

    小黑白:誰…誰要跟沙啞一樣了!我才不會吃小Minim的豆腐!
  • 貓公爵
  • 呵呵~ 小Minim好可口啊~ 我要拆吃入腹~(喂你是媽媽
    太可愛了~ 尤其是為了棒棒糖在哭那段~
    小Minim果然還是長不大的小孩啊~~~(摟]
    是說明明是小孩還要裝大人也好萌~~~
    喇~ 討厭~ 小Minim什麼時候做M了~(雖然名字是M字.......

    是說小黑白的腹黑疼愛(?)只會把Minim推向其他攻君的懷抱吧~

    那...FIN不行的話那翔子家的秋人哥哥可以嗎? XD

    話說大家的vin文都很純沒有海盜那邊這麼色~
  • 翔
  • 貓大我完全懂你的感受!!
    作為媽媽的有時也想把兒子拆吃入腹…(喂

    正太就是要裝大人啊…(想起vocaloid某隻14歲正太的誘受歌…orz
    然後就可以去當誘受了…(被巴
    啊不小Minim根本不用誘…等著吃掉他的人都在掛隊了XD
    小Minim其實不算M(?)
    我才是S orz 個人非常喜歡虐待可愛的東西 (喂

    小黑白嘛~只可以當個媽媽目送兒子了XD
    雖然已經跟Gii湊成一對了依然是沒甚麼進展 orz 搞不好會出軌XD

    秋人哥哥喔 我想他大概要借到鬼畜眼鏡吧 最近我腦內常常想把很攻的攻君變受
    不過就算是鬼畜眼鏡…我也常常想看眼鏡受 orz

    vin的文純啊…因為海盜那邊已經有2對整天在床上運動吧
    這邊的配對都在曖昧的狀態而且是怎看都不會有起色只是一方在不停覺悟…(炸
    不過看太多H果然要看清水調劑一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