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點讓FIN受掉
私心的讓FIN在秋人面前攻度下降
畢竟對方是吃的到自己的男人 (去死
ReiHiya side有空會補上


緋夜離去後,FIN把雙手交叉抱在胸前冷冷的看著面前的不速之客,而後者只是帶著玩味的笑容看著FIN,坐在椅子上上半身卻慵懶的靠在桌子邊。
 
光是氣勢已經處於下風了。FIN感到有點不妙,畢竟眼前的是曾經把自己打倒過的人,連裝出從容貌的心思也沒有,心想著隨便說幾句打發他走好了,讓他呆久了不僅會被來廚房找食物的船員發現,自己大概也不會安全的到哪去。
 
「在這裡不好談。」冷靜下來後,FIN便帶著如臨大敵的氣勢說。
「那麼,是要到你的房間去嗎。我可以當成你在誘惑或是邀請我吧。」聽起來是問句語氣卻是肯定的,而且秋人看起來微妙的很高興。
「我還甚麼都沒說,你想太多了。」青鳥還在自己的床上睡覺,要是被這傢伙看到了還有剩?
 
果然不能對這個人放鬆。
 
「那,FIN到底是想要跟我說甚麼呢。」這次換成了單手支撐著頭部,微笑著,眼光從沒從FIN身上移開。
 
「……」被突如其來的一問,FIN也沒想過自己到底想要跟他說甚麼,最初只是想把緋夜支開而已,現在是怕他被別人看到才想換個地點。可是不管怎看眼前的傢伙絲毫沒有想要移動的意欲。「…你明白的。」
 
話才出口FIN才察覺到這句話很曖昧,要是配上微紅的臉頰就像是緋夜才會說出的傲嬌宣言,馬上開口接話:「請你不要來騷擾SIMEN號的船員還有船長。」
 
秋人聽出了FIN的遲疑,臉上的笑意更深。
 
「只是很想來看看你。你很有趣,讓人很想征服。」
 
「聽你那麼說我可是一點都不高興。」FIN板著臉,語氣也嚴肅起來。「你這樣可以算是擅闖別人的船?正確點說,請你別在來到我的船上了,我很不想看到你。」
 
「真的嗎?」秋人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FIN看著就想揍下去,想到要是FIRO的話髒話大概已經傾巢而出了吧。
 
他大步走近秋人,毫不猶豫的對著秋人的臉揮拳。秋人的臉一瞬被打的一片紫青,眼鏡也掉到了地上。
 
「明白了吧?」FIN感覺自己似乎出了一口氣,忍不住得意的笑起來。
 
秋人只是默默的站起來撿回眼鏡再帶上,表情不帶半點怒氣,依舊笑的燦爛。
 
「力道還不錯。」說完一把把FIN拉近自己,低下頭印上FIN的唇。
FIN的驚訝持續不超過一秒,馬上想咬住秋人的唇,秋人卻真的只是輕輕親了一下就分開,FIN還來不及做任何反應只是止住時,又再貼上,但是卻用力的咬了一下FIN的唇,FIN只感到嘴中一片血的腥味,才驚覺要反抗。
 
「這是剛剛的回禮。」看見FIN的臉上雖然帶著憤怒卻染上淡紅色,刻意以低沉的聲線在FIN的耳邊說:「反應比想像中還要青澀,是第一次被人以攻方的身份吻吧?」
 
「你那算是哪門子的吻,充其量只算是唇跟唇的接觸而已。」
 
「哦呀,很有趣的自我安慰呢。」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及微弱的交談聲,「時間也差不多了,今天就先到這裡吧,下次再見。」
秋人邊說邊走向門口,開門前還別有用意的回頭對著FIN微笑了一下卻換來FIN把腰間的槍拿出來指向他,馬上就識相的開門離去。
 
「FIN怎麼了,怎麼嘴巴在流血?」門還沒關上AKIRA便閃進來了,看見FIN皺著眉嘴角還在流血時驚訝的問,FIN有點訝異AKIRA似乎沒看到秋人走出去,冷冷的丟下一句沒甚麼便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為甚麼總是敵不過這男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iyarules 的頭像
hiyarules

妄想迴廊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夏
  • FIN你弱掉了(大笑
    哇啊哇啊
    心情真愉快(喂

    是說這裡真不像他
    果然腹黑模式在大哥面前啟動不了是吧是吧

    是啊第一次被人以攻方的身分吻啊

    大概不是第一次因為已經有上一次那個了(打

    謝謝翔子
    最近進到低點的萌與愛也被填滿了VV
    女王果然是我的菜(打


    REIHIYA SIDE 很期待啊
    請快上菜吧(又敲碗
  • 翔
  • 我也覺得“這是誰啊” (喂

    嘛嘛
    腹黑的特點大概就是對上比自己黑的會發動不了吧XD
    [回味鬼畜眼鏡時的發現]

    是說FIN後面的第一次果然是給了哥哥嗎
    我還很期待看Lou調戲FIN

    最近大家都低潮啊
    小夏也加油XD
    是說我竟然是聽著勞斯萊斯寫這個的 (打
    聽完就有想填另一個坑的衝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