咲かせてはいけない花。 
 (原:人魚王子 (喂))

在人魚之間流傳著這麼一個故事。
 
先代人魚公主曾經愛上過一個人類,拿聲音向女巫交換了讓她變成人類的藥。
女巫對她說,要是不能跟王子結婚,她就會化成泡沫消失。
沒有聲音的人魚公主怎能向王子表白自己的心意?王子最後並沒有跟她結婚,最後她化成泡沫消失了。
 
為此人魚們更加強了“不能跟人類有來往”的意識,尤其是現任的人魚王子青鳥,長相之漂亮出眾為所有人魚之首,更是被眾人捧在掌手呵護。
然而即使是人魚也是有好奇心的,越要被禁止的事,越想一探個究竟。
                                                           
最終青鳥還是敵不過好奇心,佯裝身體不適想要一個人休息一下把服侍他的人都支開後,浮出了水面。
 
 
最初映入眼簾的是一艘船。
船上站著一位金髮男子,透過月光依稀可見他的面容。
男子似乎在看著遠方,不久後似乎注意到青鳥,二人的目光對上。
 
隔著眼鏡看不見男子的眼神,但是他的嘴角揚起,似乎是在微笑。
青鳥不自覺的紅起臉,才想起自己跟人類有了接觸。
 
人類看起來跟他們沒甚麼分別嘛。他心想,為甚麼要禁止他們跟人類來往?
 
「喂,FIN!」船上傳來另一把聲音。男子轉過了身回應。
 
FIN。他的名字叫FIN。青鳥默默記下這個名字,潛回水中打算回到水底。
 
 
 
噗通。
 
察覺到身後的聲音,青鳥馬上往聲音來源方向轉過去,看到的竟然是那個叫FIN的男子掉到了水中,看起來已經失去意識了。
 
青鳥快速往FIN的所在地游過去,把他拖到了岸上。
 
但是他又能幹甚麼?
無助的看著面色有點蒼白的FIN,本來想著一睹脫下眼鏡的他的眼神,但是FIN的眼睛既緊閉著,青鳥只能難過地在一旁乾著急。
 
手撫上FIN微涼的臉,青鳥不能理解自己急速的心跳到底是甚麼意思,只是覺得非常的不自在卻又不捨得就這樣把這人留在這裡。
不遠處傳來人類說話的聲音及腳步聲,青鳥嚇的馬上回到水裡,甚麼也不敢想只是一直往深處遊。
 
 
過了不久後再度浮出水面想要一看那些人有沒有發現到FIN,卻目睹了讓他大吃一驚的一幕。
 
 
「是你救了我?」FIN的聲音略為低沉但富有磁性。
「咦…也可以這麼說…」在FIN身邊的人不是自己,而是一名黑髮少年。
 
可是,救了你的明明是我──…
 
 
 
不忍心再看下去的青鳥,只能再次回到水底。
但是腦內全是那個人的樣貌,FIN這個名字佔據了他的思考,在城內看到金色短髮的人便不自覺的叫出FIN的名字。
 
變成人類的話不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去找他了嗎。
 
突如其來的想法令青鳥不寒而慄,但是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住在皇城以外數海哩,因修練禁術而被驅逐的巫師緋夜也許會知道方法。
 
下定決心後,青鳥就在半夜四下無人時來到了一個漆黑的洞穴前。
 
「我就知道你會來。」巫師緋夜有著一頭耀眼的紅髮,令青鳥意外的是他看起來跟自己差不了多少─年輕漂亮,不同的是身上散發著誘人的危險氣息。
「那你知道我的來意了吧。」
 
「愚蠢。」緋夜帶著傲慢的語氣說。「人魚跟人類來往本來就是被禁止的,更何況─你忘記了先代公主的故事了嗎?」
「我沒忘記。」
「要是戀愛不能實現…」
「我就會變成泡沫吧。這是多久以前的傳說了,說到底也是騙人的吧。」
 
「不,聽起來很荒唐的事總是比大家所認知的事更為真實。」緋夜嘆了一口氣,知道再說也無用,不知從哪裡摸出一瓶紫色的藥水放到青鳥手中。「注定要發生的事不管怎樣還是會發生嗎……」
 
「把這個喝下就可以長出雙腳成為人類。另外雖然老調子但是請拿聲音跟我交換。」
 
青鳥看著瓶中透明的液體,聲音對人魚來說可媲美性命,但是為了再見FIN一次他決定豁出去了。
 
「成交。」
 
緋夜苦笑,看起來也不是太願意的樣子。
 
「請你一定要讓那個人愛上你。不然你真的會……」
「…嗯。」
 
青鳥游到水面,把瓶子中的液體一口氣喝光。
下身傳來一陣痛,魚尾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雙白晢修長的雙腳。
嘗試站起來,卻只能感到一陣如針刺一樣的痛,又跌坐到水中濺起了一陣水花。
 
抬頭看見一抹熟悉的身影。
 
……FIN。
 
「你…」
他應該還記得自己吧?青鳥不敢多想,想開口跟FIN說話卻發不出聲音來。
FIN上下打量了青鳥一遍後,脫下自己的外套圍在青鳥身上。
「被別人看到可不得了呢。」說完微笑著伸出手,「站的起來嗎?」
 
青鳥搖搖頭。他還不清楚雙這腳要怎麼用。
 
「失禮了。」FIN彎下身橫抱起青鳥,「你家住在哪?我送你回去吧。」
FIN的語氣很輕柔,青鳥的心跳跳的飛快,腦中一片空白只能一味的搖頭。
「說不了話?」FIN看起來有點驚訝。
青鳥垂下頭,有點難過的點了點頭。
 
「不介意的話可以來我家住。」似是問句,人卻已經在把青鳥抱回馬車上了。
FIN仔細看了看懷中的少年,金色半長的頭髮披散在纖細的肩膀上,白晢如雪的肌膚,抱起他時可以感覺到那柔滑的觸感,小巧的臉配上精緻的五官,配上安靜的個性─有如一具美麗卻脆弱的人偶。
 
「知道自己的名字嗎」FIN讓青鳥坐在自己的對面,雙手架在下巴問。
青鳥點點頭,但是卻無法說出自己的名字。
「表達一下嘴型也可以。」知道青鳥的心情可能會有點難過,FIN伸手摸摸青鳥的頭想為他帶來一點點的安撫。
 
「KO…TO…RI?青鳥?很好聽的名字呢。」
青鳥再度陷入混亂。作為王子城內的人都對他畢恭畢敬的,FIN是第一個對他如此溫柔的人。青鳥主動坐到FIN身旁,FIN有點驚訝但是笑著把青鳥擁入懷中。
「…別誤會,我是擔心你會著涼才抱著你的。回去好好的洗個澡再休息吧。」
 
甚麼家嘛。青鳥心想。
這是皇城吧!!!!看著偌大的城堡,青鳥在內心忍不住吐糟。
FIN…原來是王子啊。感覺自己又更了解了FIN一點點內心就感到一陣愉快。
 
FIN微笑著揮手回應侍女們的尖叫,一直把青鳥抱到一間房間後放到床上。
「不好意思我這就叫人去為你準備房間。」說完轉身正要離去時,青鳥抓住了他的衣擺。
“請不要丟下我一個…”看著青鳥無助的眼神中透露出來的訊息,FIN終於按捺不住把青鳥壓倒,一把拉開原本包裹著青鳥纖細的身體的外套。看到青鳥臉上流露出驚慌的神情,FIN才察覺到自己的失態,連忙把青鳥抱緊,口中不停的說著對不起。
 
突然被人壓倒、受驚過度的青鳥,完全不知道應該怎樣回應才對。
說生氣也不是,畢竟他還不能理解FIN剛才的舉動是要做甚麼。只是一時間看見一向溫柔的FIN做出如此粗暴的舉動叫他不知所措,但是後來FIN的擁抱,FIN衣服上獨有的氣味讓他感到一陣安心。青鳥閉上眼睛,雙手回抱著FIN,示意他沒關係。
「下次再這樣我可不能保證自己把持的住哪…」整頓好情緒的FIN,回復平常的笑容,大掌覆上青鳥的頭從上而下的撫摸。
雖然真的有點捨不得離開但是總不能讓青鳥一絲不掛只披著一件外套呆在自己的房間,FIN為青鳥重新披上不久前被自己扯開的外套,在青鳥的額頭印下一吻後走出了房間去吩咐下人為青鳥打點好一切。
 
青鳥發呆了好一陣子。不行了,心臟快要跳出來了。
為了不讓自己在有胡思亂想的空間,青鳥開始觀察FIN的房間。
房間很大但是佈置很簡單,沒甚麼華麗眩目的裝飾品。
床也只是一張上面佈著上好絲綢做的床單,沒有圍上任何東西。他想起了他最喜歡的流蘇掛簾,他很喜歡手指划過層層流蘇的觸感,所以床沿跟窗簾都是採用最柔軟的布以及手感最好的流蘇。
地板是大理石所做的,被打磨的發亮,倒影清楚可見的幾乎能當成鏡子用。
還有一張純白鑲金邊的桌子,似乎是辦公桌,上面放著一大堆文件。
房間的中間放著一張茶几還有好幾張看上去軟軟的椅子,應該是休息的地方吧。
 
跟一般王子給人的印象不一樣,卻讓人有一種“啊,一看就知道是FIN的房間”的感覺。尊貴但低調。
 
青鳥嘗試把腳放到地上,扶著床頭站了起來。這雙腳脆弱敏感如兔子,大理石地版傳來的冰冷觸感讓他再次感覺到如針扎一樣的痛,不得不坐回床上把腿收回。這樣可不行,最少要學會走路才能一起跟隨在FIN身邊。
青鳥嘴角勾起了一抹帶有自嘲意味的笑。為了這個人他居然可以放棄這麼多的東西。王子的自尊、無憂的生活、人魚的身份以及跟性命一樣重要的聲音。
 
現在一切都得重新再來,可笑的是他還要學習人類移動的方法。
這樣的自己跟擱淺的魚無異。唯一能為他帶來一點滋潤的,也只有FIN的溫柔和笑容。
太奇怪了這不像他。
自長大以來不乏追求者,長的比FIN好看的要多少有多少,連其他海域的國王也甘願親自來到自己所在的海洋只為看自己一眼。可是自己卻寧可一頭栽進一個人類的領域、這個陌生的可怕的地方,甘願沉溺在FIN的微笑中。
 
“要是不能跟喜歡的人結婚就會變成泡沫消失”
想到這裡青鳥的心抽痛了一下。先代公主敗在一個鄉女手上,那麼那天岸邊看到的黑髮少年會是他的敵人嗎?再回想FIN對自己的態度也不像不會喜歡上自己……
 
搞甚麼!弄的自己像懷春少女一樣!可是又不能否認自己真的很喜歡FIN的事實。青鳥躺在床上,任FIN的外套從瘦小的身軀滑下,不知不覺的進入夢鄉。
 
「青鳥?」FIN帶著衣服回到房間,只見青鳥已經睡著。他坐下到青鳥身旁,輕撫青鳥那漂亮的不像人類的臉。「那天在海上看到的…是你吧?」
 
「人魚公主嗎?」想起小時候常從女僕們聽來的故事,寓意著有時候愛情即使付出很多也不會有對等的收獲。
 
「公主殿下…晚安。」吻上青鳥柔軟的唇,FIN抱起青鳥為他穿上準備好的衣服,動作很輕柔,彷彿在碰一件易碎品似的。
「啊啦啦,哪家拐來的美人兒?」房門傳來熟悉的聲音。
「噓。」FIN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是秘密。」
「又強搶民女了?」來者是一位黑髮黑眼的少年,長相可以說的上是平凡但是對FIN來說很重要。
 
「吉米,你就別挖苦我了。」FIN苦笑著說。
 
吉米是FIN船上的御用廚師同時也是他青梅竹馬的好朋友。
雖然只是一個平民但是跟FIN有著相同的夢想而相識。
FIN多次想把他接到皇宮裡住,但吉米斷言拒絕。FIN也不想強逼吉米,於是總是找著各種藉口把吉米拉到皇宮來。
 
「好,好。我不打擾你們小倆口,先退下了。」
「吉米。」FIN皺了皺眉,站起身拉住想要離開的吉米。「你在吃醋。」
 
吉米沉默了一陣子後回頭看著FIN,以開玩笑的口吻說:「真是的,明明有了我還把這麼漂亮的人抱回來,那麼珍惜的放在床上呵護。我不吃醋才怪哪。」
這次換成FIN沉默了。吉米看FIN再也沒有留住他的意思便走出了FIN的房間。
 
青鳥真的很漂亮,連閱人無數的FIN也不禁為之驚艷。不能否認自己被青鳥拉著衣擺,看到青鳥的表情時有那麼一點心動,但是他的心早被另一人佔據──
 
「吉米……」FIN摘下眼鏡,看了看桌面上自己跟吉米的合照。
友達以上,戀人未滿嗎。
二人之間的感情就像一杯滿滿的清水,只要一點動搖或是再多一滴水就會溢出。
要是有一點能為這杯清水加入一滴水的舉動,吉米總會有意無意的避開。
 
「我們是永遠最好的朋友。」吉米總是如此說。
那是一條不能輕易跨越的線。
 
別想太多了。FIN對自己說。轉過身看到青鳥已經睜開了雙眼,迷惑的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
「是我吵醒你了?啊,衣服是我剛剛幫你換上的。別擔心我沒對你做出多餘的舉動喔。」
青鳥聞言馬上紅了臉。
 
他聽到了。
吉米。黑髮男生的名字。
那個叫吉米的和FIN的對話。他會是FIN的對象嗎,FIN看起來很在意他的樣子。
內心滿是疑問,既不能也問不出口。
 
青鳥真的很可愛。看著青鳥紅紅的臉,FIN不禁如此想。
是個有趣的人哪。不能說話還不會走路,難不成真的是人魚公主找上門來了嗎。
 
「青鳥?我來把你帶到你的房間吧。」FIN走近青鳥想抱起他時,青鳥卻躲開了,抱住FIN的手臂直搖頭。
 
不做點甚麼不行。最少,讓自己可以一直留在被他的氣味包圍著的地方…
想留在這裡。
不想離開FIN。
 
青鳥的眼神裡訴說著自己的意願。FIN有點手足無措。平常他早已很習慣拒絕人,但這次他無法拒絕。
這孩子是特地來找他的。即使會變成這樣。這樣聽起來有點自以為是的想法卻再真實不過。
 
「明白了。你想留在這裡吧?」溫柔的把青鳥擁入懷中,感覺到懷中的人兒纖瘦的好像只消用點力使能折斷。如此的脆弱讓人不禁對他產生憐愛。





這FIN是誰啊 (摔
嘛不知來不來的及把全文趕出來先把上半貼一下好了v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iyarules 的頭像
hiyarules

妄想迴廊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貓公爵
  • 翔子寫得很好啊~ =///口///=
    青青好脆弱~ 軟軟的(?)我超愛~ vv
    話說FIN也好溫柔啊~ 雖然不一樣~ 不過也好喜歡~
    可是...可是為什麼是吉米啊?!(抓頭)
    總覺得FIN會愛上吉米怪怪的~
    好吧其實是因為我不會分攻受~
    FIN你一定要愛上青青啊~

    翔子請努力~ 我超期待下半啊~V
  • 翔子
  • 我滿喜歡這種柔弱的受君的 (弱受就弱受吧 XD 弱受不等於娘受
    是說我記得FIN只有摘下眼鏡才會變了一個人,平常似乎都是很溫柔的 (甚麼是似乎

    吉米嘛~是跟FIN有著微妙的關係的人
    某翔很萌他們啊XDDD 私心加上去 (被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