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4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因為是雙胞胎,關係要比一般的兄妹密切。
因為是雙胞胎,甚麼都要一樣。
因為是雙胞胎,他們就得一直在一起。
 
孔雀。
孔雀是誰,她問。
是個給人感覺很奇妙的男生,他說,表情看起有有點興奮。
 
她感覺到即使是兄妹,即使是雙胞胎也不見得要整天都呆在一起。
原來她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了解眼前的男生,自己唯一可以接納任何觸碰的男生。
為何明明就在眼前,感覺卻是前所未有的遙遠。
 
……夏洛特?
雪白的手在面前晃了晃,她回神過來看見哥哥擔心的表情。
我想把夏洛特介紹給他認識,因為夏洛特是我最重要的人,孔雀是我很重視的…朋友。
她的笑意在他說到“是最重要的人”時漾起,在注意到了那一刻的停頓時隨之消失。
對不起我自作主張了,夏洛特不喜歡這樣嗎?我很擔心夏洛特哪─一直作出這樣的打扮也不是辦法,我很想看到很有女人味的夏洛特─明明這麼可愛的說。
明明跟我長著同一副臉還敢說。刻意略過前面的話,只對後半作出吐糟。
 
『──我哪,只要有夏佐就夠了。
但是夏佐跟我不一樣,夏佐會有很多很多的朋友,同性的異性的,大家都很喜歡你,我的立足之處越來越小越來越少,大概到了最後,我的存在對夏佐來說會成為可有可無吧。
夏佐是太陽,會為別人帶來光亮和溫暖,是大家都需要的;我是月亮,要是太陽不在了我就甚麼都不是。結論就是,我需要夏佐,夏佐不在我就不行,但是我不在夏佐一個人也可以……是這樣的吧?』
 
所以她一直在努力,不讓自己變的女性化不要做被照顧的一方,文武雙全家事萬能全都是為了那個太陽可以會變的更會依賴自己。
 
看著夏佐一副為難的表情,她自然的握住他的手。夏佐的手總是暖暖的,而自己的手的溫度卻長年低溫。
…好啊,就去看看吧。她要看看那個人有多大的本事介入他們。
孔雀這個人哪,有時讓人拿他沒辦法,但是感覺跟夏洛特很像啊。夏佐聽完高興的點點頭,又開始沒完沒了的說下去。
 
她有點不滿的白了他一眼,往夏佐的臉上親了一下然後把被子拉到胸口說了句我要睡了晚安,以示自己沒有興趣再聽下去。
晚安吻跟早安吻是他們的習慣,並不會因為長大了覺得難為情而停止。
身邊感到一股重量,臉上一陣熱然後感到一片柔軟的雙唇貼上了自己的臉。左手被一隻比大一點的手覆蓋。
……雖然說不會停止這個習慣,可是最近夏佐對她這樣做時她感覺到自己的心跳頻率都會加速。
 
夏佐。
嗯?
今天可以抱著一起睡嗎?
都幾歲了還這麼愛撒嬌─真是拿妳沒辦法。
哼,明明是夏佐怕冷,我迫不得已才為不敢開口的夏佐說出來的。
是是,我很怕冷,所以抱著一起睡吧。
 
 
……在二人間的距離變的更遙遠之前,暫且好好的享受一下雙胞胎妹妹的特權也不算很過份吧?



最近一直在玩乙女向的遊戲好幸福(喂
不過我竟然只對遊戲內的實兄有感覺 =_= 我是兄控我承認。
把裡面哥哥的心情代入夏洛特的心情就會很有愛雖然有點虐。

搶哥哥敵人好多夏洛特加油。(喂

SOMEHOW ReiHiya side可能有H,在考慮修文讓他們不能H或是輕輕帶過或是寫出來。XD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Twin tail+傲嬌模式XD



「我…我才不是為了那個叫甚麼夏稀說想要看雙馬尾才綁雙馬尾的,只是剛好天氣太熱而已!甚麼…你說我傲嬌?我才不是傲嬌!誰有空去為別人綁起雙馬尾啊!欸?為甚麼不穿內衣?我才不是因為沒胸部買不到才不穿內衣,就說是因為天氣太熱啦!」

裸襯衫是個人喜好 (喂)
那件衣服才不是夏佐的,只是夏佐穿過的 (喂
啊,畫完才發現忘記畫鈕扣了XDD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先貼文字

+ [名字] - Charlotte (夏洛特) (月神 阿提密斯)
 
+ [性別] - 女
 
+ [外形] – 金色半長髮及肩、碧綠色的眼睛、皮膚白皙
貧乳、細瘦身型 (喂)
總是作出中性或是男裝的冷色系打扮,但是絕對是女裝起來時驚天為人的男裝麗人
喜歡戴帽子(蓋住呆毛)以及純銀飾品(耳環及戒指
 
+ [喜好] – 夏佐(喂)
狩獵
繪畫
黑暗、晚上
烹飪
 
+ [厭惡] – 哥哥以外的男性
陌生人
無能
意圖把哥哥搶走的人
 
+ [專長] – 弓箭(狩獵)
劍術
馬術
繪畫
烹飪
吐糟(哥哥限定)
照顧哥哥 (喂
 
+ [弱項] – 哥哥
男性(不懂相處
要自己女性化
+ [性格簡介] – 對夏佐以外的人很冷淡殘忍
沉穩、堅強獨立
對陌生人戒心很強,不易相信人
其實是很有趣很可靠的人
有點彆扭、常常為了掩飾感情而口是心非
很聰明,但是畢竟跟夏佐是雙子也會有單純的一面,只要是跟哥哥有關的事她都會變成笨蛋
  
+ [其他] – 
夏佐的雙胞胎妹妹
雖然不算討厭太陽但是相對來說更喜歡黑夜
男性苦手所以總是作出男性打扮
對著女生時態度會比男生好
愛吐糟,吐糟對象多是夏佐,但是對其他人不管熟不熟也會吐糟
嘴上總是嫌哥哥太軟弱很麻煩只好自己來照顧,其實喜歡到近乎狂熱的程度,獨佔慾強,是個兄控
雖然態度總是很冷淡但是話也滿多的,喜歡碎碎念
家事萬能其實很喜歡烹飪卻總是推說要照顧哥哥沒辦法才為他做飯
(說穿了就是個傲嬌XD)
 
有點嗜血身懷怪力,除了遠程攻擊外還很擅長使用跟身高差不多的雙手巨劍,揮舞自如
 
雖然打扮及言行會比較男性化
其實也擁有一顆纖細的乙女心 (啥
萌屬性:妹、貧乳、傲嬌、男裝 (啥鬼

下面是圖+おまけ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HIT文很平淡,沒甚麼可說的 (喂) 天然腹黑苦手,這是山本武的詛咒!(不要甚麼都說是山本武害的
圖異常的傷眼,慎入 (喂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差點讓FIN受掉
私心的讓FIN在秋人面前攻度下降
畢竟對方是吃的到自己的男人 (去死
ReiHiya side有空會補上


緋夜離去後,FIN把雙手交叉抱在胸前冷冷的看著面前的不速之客,而後者只是帶著玩味的笑容看著FIN,坐在椅子上上半身卻慵懶的靠在桌子邊。
 
光是氣勢已經處於下風了。FIN感到有點不妙,畢竟眼前的是曾經把自己打倒過的人,連裝出從容貌的心思也沒有,心想著隨便說幾句打發他走好了,讓他呆久了不僅會被來廚房找食物的船員發現,自己大概也不會安全的到哪去。
 
「在這裡不好談。」冷靜下來後,FIN便帶著如臨大敵的氣勢說。
「那麼,是要到你的房間去嗎。我可以當成你在誘惑或是邀請我吧。」聽起來是問句語氣卻是肯定的,而且秋人看起來微妙的很高興。
「我還甚麼都沒說,你想太多了。」青鳥還在自己的床上睡覺,要是被這傢伙看到了還有剩?
 
果然不能對這個人放鬆。
 
「那,FIN到底是想要跟我說甚麼呢。」這次換成了單手支撐著頭部,微笑著,眼光從沒從FIN身上移開。
 
「……」被突如其來的一問,FIN也沒想過自己到底想要跟他說甚麼,最初只是想把緋夜支開而已,現在是怕他被別人看到才想換個地點。可是不管怎看眼前的傢伙絲毫沒有想要移動的意欲。「…你明白的。」
 
話才出口FIN才察覺到這句話很曖昧,要是配上微紅的臉頰就像是緋夜才會說出的傲嬌宣言,馬上開口接話:「請你不要來騷擾SIMEN號的船員還有船長。」
 
秋人聽出了FIN的遲疑,臉上的笑意更深。
 
「只是很想來看看你。你很有趣,讓人很想征服。」
 
「聽你那麼說我可是一點都不高興。」FIN板著臉,語氣也嚴肅起來。「你這樣可以算是擅闖別人的船?正確點說,請你別在來到我的船上了,我很不想看到你。」
 
「真的嗎?」秋人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FIN看著就想揍下去,想到要是FIRO的話髒話大概已經傾巢而出了吧。
 
他大步走近秋人,毫不猶豫的對著秋人的臉揮拳。秋人的臉一瞬被打的一片紫青,眼鏡也掉到了地上。
 
「明白了吧?」FIN感覺自己似乎出了一口氣,忍不住得意的笑起來。
 
秋人只是默默的站起來撿回眼鏡再帶上,表情不帶半點怒氣,依舊笑的燦爛。
 
「力道還不錯。」說完一把把FIN拉近自己,低下頭印上FIN的唇。
FIN的驚訝持續不超過一秒,馬上想咬住秋人的唇,秋人卻真的只是輕輕親了一下就分開,FIN還來不及做任何反應只是止住時,又再貼上,但是卻用力的咬了一下FIN的唇,FIN只感到嘴中一片血的腥味,才驚覺要反抗。
 
「這是剛剛的回禮。」看見FIN的臉上雖然帶著憤怒卻染上淡紅色,刻意以低沉的聲線在FIN的耳邊說:「反應比想像中還要青澀,是第一次被人以攻方的身份吻吧?」
 
「你那算是哪門子的吻,充其量只算是唇跟唇的接觸而已。」
 
「哦呀,很有趣的自我安慰呢。」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及微弱的交談聲,「時間也差不多了,今天就先到這裡吧,下次再見。」
秋人邊說邊走向門口,開門前還別有用意的回頭對著FIN微笑了一下卻換來FIN把腰間的槍拿出來指向他,馬上就識相的開門離去。
 
「FIN怎麼了,怎麼嘴巴在流血?」門還沒關上AKIRA便閃進來了,看見FIN皺著眉嘴角還在流血時驚訝的問,FIN有點訝異AKIRA似乎沒看到秋人走出去,冷冷的丟下一句沒甚麼便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為甚麼總是敵不過這男人…」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隨性寫的超短文
最近很慾求不滿的想看更多更多H
看完H就會想看ReiHiya H……(喂

本週依然是修羅場,是哪個混蛋說高三是拿來休息的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