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3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秋人FIN(喂)主,ReiHiya,秋人Hiya有
明明只是想寫短篇可是扯到了ReiHiya就多少要讓他們拉普一下

發現寫秋人跟小緋夜偷情時有種被自己雷到了的感覺 囧
寫著寫著發現,這個很三八話很多的FIN是誰啊這個秋人不夠帝王攻反而像怨婦我不認識他們,所以崩壞有。(?)

另外其實有寫過哥哥跟小珪,可是看緋紅遲遲沒收齊人我跟小珪也不是很熟啊之前的愛都燃盡了說XD




「小緋夜。」
 
「哇啊啊啊!!!」
耳邊突然被吹了一口氣,嚇得原本在廚房愉快的吃蛋糕的緋夜差點沒把蛋糕摔到地上。帶著怒氣轉身想看看兇手是誰時卻呆住了。
 
「笨蛋秋…」想要大叫出對方的名字時卻被對方用吻封住了嘴巴,緋夜驚訝的睜大了雙眼,想要抽出鞭子時秋人的唇卻離開了他的。
 
「那麼大聲的叫我的名字,是想要被別人看到我嗎?」說完不等緋夜的反應再度把臉靠近,緋夜紅著臉想要拒絕,但是秋人只是輕輕的舔掉緋夜嘴角的蛋糕屑。
 
「突然在這種地方出現的你根本就是想要被人看見吧!」嘴角被舔的濕濕的感覺髒死了,緋夜伸手拿起餐巾抹了抹嘴巴。
秋人看見緋夜的舉動時不悅的皺了皺眉,有點黯然的說:「你以前都不會這樣的。」
「啊?」
「小緋夜不喜歡被我吻嗎?以前倒是很喜歡的說…還主動把舌頭─」
 
「停。」緋夜連忙伸出手想要阻止秋人說下去,秋人卻只是笑著抓住緋夜的手輕輕一拉,緋夜便整個人倒進他的懷中。
「別這樣…秋人這樣好像小孩子。」
「是玩具被搶走的小孩子。」秋人補充。
 
緋夜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自知氣力不夠掙脫只好乖乖的任秋人抱住吃豆腐。只能暗自希望誰都別進來廚房,尤其是REI。
 
然而天公總是不造美,門正好被人打開。
緋夜連忙想要爬起來看看來者,卻被秋人抱的緊緊的動彈不得。抬頭發現秋人背對著門口,剛好擋到了門口的人的視線只能看到秋人的背影而看不到自己。
 
「…為甚麼你會在?」
 
是FIN的聲音。
 
「是來找小緋夜的…?」
「不。」嘴角上揚,緋夜發現,秋人此刻的表情看起來很…愉快?
那是發現了獵物的表情。
 
「我是來找你的,FIN。」
 
搞甚麼鬼?是緋夜唯一能想到的說話。
秋人跟FIN大人甚麼時候認識的?連名字都知道了?搞不好二人是朋友還是很要好那種?可是FIN的聲音聽起來明顯的有著幾分不悅,絲毫不掩蓋他似乎討厭秋人的事實。
 
「是嗎,我可是一點都不感到榮幸呢。再說背對著別人說話─」
「對不起,可是我現在不方便轉過來。」
不方便是啥鬼啊混帳。緋夜驚覺到秋人的手悄悄的伸進了自己的衣服開始亂摸。
「喂,手拿出來…嗯…」緋夜紅著臉小聲的說,同時抑壓著敏感帶受到刺激而想要發出的輕吟。
 
FIN隱約聽見了聲音,看了一眼桌上的蛋糕後便明瞭秋人話中的意思。
「那我是不是應該說,那等你把事情解決之後再上來甲板解決我們之間的事情,這樣的說話呢?秋人先生。」
 
「還是說,請你放開我的船員好嗎,廚房內嚴禁偷情。」
 
「…我們才沒有偷情啊FIN大人!!」緋夜按捺不住一把推開把心思集中在FIN身上的秋人,把被扒開的衣領整理好後跑到FIN看的見的地方證明自己的清白。
 
「小緋夜,REI在找你呢,去找他吧,我有事跟這傢伙談談。」
 
緋夜點點頭,心想是FIN大人的話應該沒問題吧。雖然好奇二人之間到底是怎麼了,卻為了FIN那句REI在找自己而發現自己突然非常想念那傢伙,很想馬上就看到他。
 
跑出去的話那兩個人一定會認為自己等不及要看到REI,這樣太沒形象了,緋夜決定裝作滿不在乎的樣子悠閒的走出廚房。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算是補完小黑白頭上那一堆哥哥的設定吧 (炸
另外整家人都對食物有執念XD

代爾斯‧比安可 (Dolce Bianco)

25歲。淡栗色的頭髮,琥珀色的眼睛。
跟緋夜出自同一個母親因此眼睛的顏色相同。
家中的長男以及家業繼承人,卻不知怎的跑了去教廷當祭司。
常被吐糟:明明是祭司拿甚麼盾。據本人說是上戰場前線療傷時怕被打到會痛。(?)
溫和可靠的好人,因此明明是哥哥卻常被弟弟們無視 (喂)
偶然會做出脫線的行為(天生少根筋),雖然很沒用以及常被無視,大家還是很尊敬他的


因為自己跑了去當司祭家業自然落到排行第二的緋夜身上,但是小緋夜卻絲毫沒有接手的意欲,跟大哥吵了一場大架後跑去被海盜綁走了(喂)

喜歡的食物是巧克力。

Dolce在法文有輕柔的意思


阿祖‧比安可 (Azul Bianco) (兄)
羅祖‧比安可 (Rojo Bianco) (弟)


排行第三的雙胞胎。啡髮,雙色曈。兩個雙眼都是左藍右紅。
活潑的個性,反應極快鬼主意也極多。遠超Noir程度的腹黑。
戀兄情結,認為緋夜雖然很可口但是只比他們大一點所以不算哥哥,同時卻又很害怕鞭子所以不敢去招惹,因此目標自然的換成大哥Dolce。
雖然知道誰兄誰弟,但總是把對方稱作“兄弟”。
哥哥偏愛藍色系打扮,弟弟偏向紅色系打扮因此相當的好認出。但是二人偶然也喜歡交換衣服來穿,也會模仿對方的個性。
兩隻都是誘攻,哥哥比較強勢而且相當有行動力,喜歡直接壓倒喜歡的人並上下其手,但是會調戲對方到對方主動說想要為止。
弟弟擅長以下品的發言來精神上壓制受君使其感到羞恥。
比起兩隻一起玩更熱愛3P,受害者通常是Dolce。
自稱溺愛Noir,“小黑白”這個稱呼就是他們最先開始叫然後發揚光大的。Dolce不在時Noir就成了雙子的玩物,哥哥吃豆腐弟弟出言調戲但是事實上沒吃過,據說是因為不是哥哥吃起來沒快感。

喜歡的食物是Dolce。(喂

兩人的名字取自西班牙文的藍跟紅。所以兩隻加在一起就是紅白藍? XD


家中的食物鏈:緋夜(有鞭子)→雙子(攻!)→Noir(天然腹黑)→Dolce (連小黑白都不放他在眼內)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假設兒子們收了巧克力,314時回禮的場合。


庫利斯篇:
「謝謝大姐姐的巧克力,庫利斯最喜歡大姐姐了喔vv」
天真的笑臉配上柔柔的嗓音,庫利斯從身後拿出早已準備好的回禮遞給眼前的人。
「那個…請回家後再看,不然我會生…呃、會難為情的啦~」

不對吧這又不是情書。(不要吐兒子的糟)


鏡篇:
「給,這是之前的謝禮喔。雖然收到了很多巧克力,卻沒收到蕾莉亞小姐的呢好難過喔…」
一副不在乎的口吻邊撥弄著秀髮邊把回禮遞上的鏡,似乎因為沒有收到蕾莉亞的巧克力不能回禮而煩惱著。
「甚麼?回禮甚麼的不是每一位小姐都會有的喔,雖然假如對方是蕾莉亞小姐的話我大概會把我全部的愛都送給他啦…」

不要在回禮給女生時一直提起蕾莉亞啊!!(摔


凜篇:
「麻煩妳送我巧克力真是不好意思,這是回禮,可能造的不怎麼樣可是還是希望妳喜歡。」
雙手奉上精緻的白色情人節特別版白巧克力蛋糕,非常謙虛有禮卻帶點羞澀的凜。
「挪…挪日大人的回禮!?不…我…我並沒有送巧克力給他…/////」


夜影篇:
「嗯…這個給妳,不要讓艾老爺知道喔!」

我跟這個兒子不太熟 (喂


珪篇:
「………給。」

愛睏所以揉了揉眼睛打了個呵欠,確定回禮到了對方手上後跑回去睡。

太沒有誠意了吧XDD(拖走


緋夜篇:
「我…我才不是因為收了情人節的巧克力才來回禮的,只只只是剛好多買了才送給妳而已!」
彆扭的別過臉生怕被人看到自己臉紅其實早連耳朵都紅了,傲嬌一直線的緋夜。
突然想起自己應該是女王樣屬性才對,所以馬上改口:
「咳…巧克力不過不失啦!比起本少爺平常吃的差不了多少!快點感謝肯回禮的我吧!」
結果自爆了。


秋人篇:
「能收到美麗的小姐送的巧克力是我的榮幸。希望妳會喜歡我的回禮。」
送上華麗的花束,笑容滿分的秋人大哥。
在對方收下花後看了看錶,忍不住喃喃自語說:「還有十個……」
看來人氣相當的高。(炸)


Noir篇:
「謝謝妳的巧克力,雖然不是紅色的但是謝謝妳的心意。」
看來根本沒吃過的Noir,臉上掛著天使般的笑容使人無視了話中的刺。
「對不起我沒空好好的準備回禮,不如請妳來VIN喝一杯如何?……甚麼?要指名我嗎?好,好,隨妳處置吧。啊,不過請不要做出奇…奇怪的事。(臉紅)」





發現寫Noir寫的最痛苦,結果沒讓他腹黑到XD
然後寫小緋夜寫的最快樂,難不成我只會寫傲嬌嗎 囧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這兩隻好清水 囧
不過其實是GII視點…也許下次會重寫成NOIR視點XD

是說最近雖然狀態不佳還是能生出過千字以上媽媽好安慰
下次應該是哥哥跟FIN或是誤算吧,不然就是店長篇了XD





晨光柔柔的穿透窗子照落到走廊上。一群身穿著燙的筆直的襯衫跟褲子或是裙子的學生在熙攘的走廊上來回走動著。
 
人群中不難看見一名高大的黑髮男生,明明不是正在上體育課卻穿著體育服,神色凝重的以比較高的身體護著身後因為金髮太過耀眼且突出而遭到同學驚艷的目光行注目禮的少年。
 
讓人驚艷的不止是少年柔亮的金髮以及出眾的長相,少年雖然身穿著校服可是卻顯的不甚合身。領帶鬆垮垮沒打好垂在胸前,襯衫扣子即使全部扣上了還是看的到若隱若現的鎖骨,衣服下擺跟袖子雖然有被折起來了好幾下及收進了褲子可是還是掩蓋不了校服過大的事實。
「GII…這樣我看不到前面的路。」少年有點焦躁的說著,拼了命的想要看看四周的景象卻被前面那個比自己高出似乎不少的人擋著。
 
黑髮少年的臉微紅,不時回頭看著身後的人的表情。淡金色的眉即使皺起著依然很好看,GII想起了LOU曾經說過,NOIR生氣時的樣子真的很可愛。
 
…所以才忍不住一而再再而三的逗弄他。
 
想到這裡GII不住的搖搖頭,會這樣想的自己跟LOU有甚麼分別?
 
「對不起,可是我怕有人會對NOIR不利。」
「是GII太過神經質了,哪可能會有人想要對我不利。」
 
不,不管怎麼看都是在引人犯罪吧。GII不禁心想。
 
本來以為幾公的身高差沒甚麼問題,可是穿上後卻是另外一回事─體格差造成了一幅某程度上很糟糕的畫面。
本來想說還是不要去好了可是又不忍心看見一臉期待與興奮的NOIR失望,最後只好演變成這樣子。
 
 
 
「那個,雖然很突然…」
 
一天晚上,當GII正在準備關店的清潔時一旁的NOIR突然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出現在旁邊。
支吾其詞了好一會後深呼吸了一口氣,最後鄭重其事尤如正要求婚一樣說:
 
「我可以跟著GII到學校去嗎?」
 
GII愕然。
「當然可以,可是我可以問為甚麼嗎?」
 
「嗯…因為我從沒上過學嘛…幾乎都是靠看書還有家教甚麼的…還有學校不是有制服嗎,感覺好神奇喔好想穿一次看看。」
 
「制…制服嗎?」GII想了一會,腦中突然閃過也許NOIR可以穿著自己的校服去上學的念頭。
看到沉默不語的GII,NOIR像是害怕被拒絕似的,輕輕拽住GII的衣袖。
 
「不可以嗎?」NOIR,不知為何眼睛變的有點濕潤。
「……當然沒問題。」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了一小下,GII倒抽了一口氣後努力不讓自己的聲音發抖後回答。「我可以把制服借給你。」
 
「哇啊,萬歲!我最喜歡GII了!」
NOIR興奮的抱住了GII的手臂,GII的臉馬上變的通紅,理智告訴他應該含蓄的讓NOIR停止這種會讓他的理智失控的舉動,內心深處卻有另一種不明的情感教他保持現狀。
 
 
於是GII就跟NOIR約定在他上學前的半小時會合然後一起走進校園,即使是有了心理準備還是接受不了NOIR一直被別人以帶著不好的意味的眼光打量著。平常在VIN就已經很多狂蜂浪蝶了,更何況是在處處有愛可萌的學校?
 
「對不起,我想NOIR還是等上課了就回去比較好。」GII帶著歉意的說。
NOIR一臉不解的看著GII,GII連忙紅著臉解釋說:「我不喜歡NOIR這樣一直被其他同學看…」
「啊?」NOIR有點不滿卻還是點了點頭。「像這樣被別人一直看著的感覺好奇怪喔。」
 
「雖然只是一小會,可是感覺好像約會呢。」完全沒有自覺的說出了讓GII的臉幾乎紅透的說話,NOIR微笑著小跑到GII的身邊,開玩笑似的牽住了GII的手。
此舉動除了對GII造成重大的精神攻擊外還引起了附近早就看了很久還很閒的猜測二人的關係的女生們。
 
「是三角關係…(愛心)」
 
「哪,那麼在上課之前我先去把衣服換回來給GII吧。」說完,NOIR臉上依舊掛著天使般的笑容,GII看著,感到一陣悸動。
 
跟在VIN裡對著客人時同樣好看,感覺卻不一樣的笑容──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小MIO我對不起你一不小心玩的太高興了。(跪
另外明明只想讓鈴音醬出場一下最後似乎搶了很多風頭 (炸





御花白系學生宿舍白帝休息室,說是白帝專用的,卻總是有一堆白帝的好友在出入。
 
「你們這些平民把別人的休息室當成甚麼了!」白帝‧流雲生氣的嘟嚷著卻沒有進一步行動更沒有要把來者趕出去的意欲。於是房內的一眾只是看了他一眼又自顧進行原來進行到一半的活動。
 
晴朗的下午,白帝的房間自他剛才的抱怨消散的連回音都沒有後回復了平靜。
 
不過明明是他自己的休息室卻成為了他唯一一個不能休息的地方,比如說他家的好城堡錫和好騎士蘭斯洛特,此刻一個正在吃拉麵一個卻在佔著自己的全身鏡照個不停。更詭異的是他對面坐著一抹在白色系為主的房間內搶眼的黑色。
 
少女黑色的長髮整齊的披在胸前,胸口的黑色領結在白色的校服襯托下也很顯眼。黑色的過膝長襪剛好包裹住裙子以下好幾公分的大腿,比例大概是2.5 : 1 : 4,也就是所謂的絕對領域的黃金比例吧。少女臉上沒甚麼表情,拿起了代表自己的西洋棋棋子─城堡,放到了皇帝的面前。
 
「將軍。」少女清澈的聲音打破了錫在吃拉麵時發出的聲音以外的寧靜。
 
「嘖!!明明只是平民敢還用城堡─」還想再罵點甚麼卻被少女冷眼看的渾身不舒服,流雲又連著嘖了好幾聲,最後悶悶不樂的低聲說:「嘛算了,又輸了。」
 
「哎呀哎呀。」蘭斯洛特從鏡子那邊轉回流雲的方向,看見流雲一臉沮喪的坐著把棋子移回原位後隨即走到流雲身旁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看了看棋盤上的慘狀後嘴上掛上迷人的笑容對著鈴音表示讚賞:「黑系的小姐,幹的不錯嘛。」
 
鈴音抬起頭默默的看著蘭斯洛特,臉上浮現一抹淡淡的紅暈。她微微的頷首以示感謝。不經意的瞄到牆上的鐘剛好指著12點,鈴音站起來說了一句她有事要先離開了,然後小跑著走出流雲的休息室。
 
「啊啦啊啦,會小跑著離開,不符合文靜的外表嘛。」蘭斯洛特把鈴音坐過的椅子挪開又把另一張椅子拖到面前優雅的坐下,「不嫌棄的話,我來當你的對手吧。」
 
「八成是要去找夏葉那平民啦!」流雲有點不滿的撇撇嘴,擺擺手又說:「不玩了,肚子餓了。」
 
「那就是在嫌棄我了。好難過喔小流雲─」蘭斯洛特裝出一副難過的表情,伸手把對面別扭的別過臉的流雲的臉強迫性的轉過來看著自己。
 
「放、放開我!兩個男人搞的像在拍言情片子一樣幹嘛!」流雲生氣的皺著眉,有點不爽的把蘭斯洛特的手拍開。蘭斯洛特變本加厲,把棋盤推到地上方面拉近自己與流雲的距離,伸手就摟住流雲。
 
「說的也是,我肚子也餓了我想吃小流雲啊─」說完還往流雲的耳朵吹了一口氣。
 
「哪,我說你們兩個,乾脆交往算了。」一旁除了吃麵時弄出奇怪的聲音外一直沉默的錫忍不住吐嘈,雖然那不是他的愛好可是他就是受不了二人無意─或曰蘭斯洛特有意製造的閃光。
 
「錫你這平─」「好,就這麼決定吧。我不容許劈腿喔我親愛的流雲?」
在流雲意外的柔滑的臉上親了一下,蘭斯洛特機靈的在流雲從驚愕中回復過來並開始發飆之前放開懷中的少年。
 
「劈、劈你的頭啦!!錫你在胡說甚麼啊可惡─」
「是是,對不起啊甜心─」錫今天的心情似乎因為拉麵很好吃變的很好,除了自然的做出招牌動作眨眼之外,還走到流雲面前單膝下跪捧起流雲的手裝作要親下去,當然他並沒有認真的親下去,因為他聽到了休息室的門被打開的聲音。
 
紫眸靈活的流動了幾下,鈴音稀有的向在場的三人投以一個發自內心的微笑,雖然不甚明顯。
 
「打擾了,我忘記把飯盒拿走…」鈴音快步走到純白的真皮沙發上小心翼翼的抱起安放在上面的飯盒,很努力的想要保持一貫的冷靜卻忍不住一再看著受到精神上的CRITICAL HIT的流雲。
 
「那個,傳言是真的嗎…」走出門前,鈴音又再回頭直視著流雲問。
 
「…甚麼?」
 
「禁忌的三角關係………」目光掃過玩的不亦樂乎的蘭斯洛特、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的錫、和鐵青了臉的流雲,鈴音搖搖頭自顧的說:「…失禮了,抱歉,就當我沒問過吧。再見。」
 
「平…鈴音!!你到底看到了甚麼!!」流雲掙脫身旁的二人,為了自己的名譽著想甚麼也不管就追著鈴音跑出去。
 
鈴音停下腳步,回頭丟下一句:「嘛…你覺得呢,親愛的流雲?」打趣的模仿著蘭斯洛特的語氣,令流雲不禁心寒。
 
連語氣也一模一樣,可是開門聲是從錫叫他甜心後傳出的。
 
……到底她站在門後聽了多久?
再說那個禁忌的三角戀傳言又是甚麼鬼啊?
 
「放心吧。」鈴音有點焦急的看了看手錶,夏葉大人差不多要下課了不快點不行。「沒有女生會討厭同性戀的。三角戀…會增加它的商業價值。」
 
「嘎?」如墮五里霧的流雲還沒反應過來,鈴音已經快速的跑開了。
 
也許是跟四時親近的太多,流雲有種想要吐糟的衝動。
 
等等,重點不在於討厭不討厭同性戀,這完全是誤會吧!商業價值是怎麼一回事啊一般來說不是應該嬌羞的說對不起流雲大人我甚麼都沒看見嗎那是一副想要全力的宣揚出去貌的宣言啊!!!
可是以鈴音的個性來說才不會那樣講可是同性戀甚麼的更不像她會說的話啊!所以說那是偽裝成鈴音的同學?不那比本尊看見了更糟糕吧。那串長如劇本上的對白是怎樣啊鈴音不是無法一口氣說出超越十個字的句子嗎?
 
重點是,誰是同性戀啊!!!!!
 
「抱歉,讓你被她誤會了呢,哈哈。」可是聽起來完全沒有歉意的錫。
「既然是這樣讓它變成真的不就好了。」像是在說別人的事情一樣的蘭斯洛特。
 
「我討厭你們一輩子!!!」流雲咬了咬牙,最後決定淚奔了事。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