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2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說到Saya這個人,Noir總是嗤之以鼻。
 
「反正又是一隻想要對小Minim伸出魔爪的變態。」
 
其實也只是建立於Minim之上的討厭而已,要是二人之間沒有Minim這個人的存在,大概會相處的不錯吧─
剔除對Minim近乎偏執的愛,Saya對Noir來說會是一個憧憬的對象。
 
高挑的身材帥氣的臉蛋,在不少客人心中是近乎王子般的存在。
對本身長的不高的Noir來說,年上而且比自己高的是值得尊敬的人,年下卻比自己高卻罪無可恕。
 
可是個性實在是讓人有太多想要吐糟的地方。而且不管怎看都很好欺負。
 
 
「那個…小黑…不,小Noir?」
Noir冷冷的看著面前似乎想要對著自己張開雙臂的男人,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後說:「幹嘛,小Minim不在我這。」
「我不是要找小Minim啦,只是看到小Noir很可愛所以…」
「別過來。我跟你沒甚麼可說的。」轉過身走到吧檯前,隱約聽到身後的Saya嘆了一口氣。
 
似乎還沒放棄,Saya走向了吧檯。
 
這人到底是怎樣,自己寶貴的休息時間居然剛好跟這傢伙一起…
 
「小Noir討厭我嗎?」
 
Noir看了看Saya有點難過的表情後覺得有點於心不忍,反正他討厭的不是Saya這個人而是他跟Minim過於親近的關係。
 
「才…才沒有那種事,只是…」
「要是沙啞哥哥把小Minim佔有了,那小Minim就不會只屬於我一個…我會很寂寞啊…」低下頭伸手抹去眼角湧現的淚光,壓根沒理會被自己稱作沙啞哥哥的人臉上複雜的表情。
 
說到底還是不喜歡吧…叫哥哥很萌沒錯可是前面兩個字可以去掉嗎?
 
「沙啞哥哥?」抬起頭,以一副我見猶憐的表情看著見前比自己高出>10公分的男人。
 
Saya在內心高呼好萌了數十遍,然而那句“沙啞”卻猶如一枝刺在他心上的箭一樣使他越高興越受傷。
 
「沒,我只是在想,小…Noir真的很喜歡小Minim呢。」
「嗯!」Noir露出燦爛可愛的笑容,閃亮程度不亞於男公關們的營業用笑容卻少了幾分商業氣息,看起來亳不造作。「所以呢…小Minim只能屬於我一個喔,誰都不能搶走他。」
然後不知何時眩目的笑容背後散發出陣陣怨氣。
 
「哈…」面對著怨氣帶來的壓力Saya似乎一點都不在意,反而笑的清爽。「果然如Emerald所說的,小Noir很有趣呢。」
 
「…有趣?」怨氣突然離奇的消失不見,剩下的是滿臉疑惑跟背景變成純白的Noir。
 
一陣紅暈浮上白晰的臉,Noir皺著眉,像是碎碎念似的咒罵著:「Lou那傢伙真愛胡說八道…」
 
「我認為,即使小Noir覺得小Minim是屬於自己的,可是小Noir並不只屬於小Minim喔?」Saya感覺到Noir停止了黑化後試著用了比較溫柔的語氣說話。
 
「啊?我的身心都是屬於小Minim的喔!咦可是這樣說好像又不太對…我對於小Minim的喜歡跟你們的不一樣…」Noir陷入了思考,想了好一會後一臉不忿的說:「你…你也是在捉弄我吧!!」
 
Saya感到好氣又好笑,可是他又怕笑出來會惹的Noir再度黑化,只好忍著想要大笑的衝動安慰說沒有這回事。同時又暗自再次認同Lou的說話。
 
「可惡你們都把人當笨蛋耍是吧。」
抬眼看見休息時間差不多結束了,Noir決定不再理會Saya自顧回到吧檯內。Saya見Noir似乎不太想理會自己,可是卻還想搭話,乾脆坐在吧檯前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訕。Noir偶然回應一下,本來擺出不爽的表情卻礙於一直都有客人插嘴不得不掛上笑容。
 
「那個…Saya先生的休息時間沒關係嗎?」一直沉默卻沒看漏Noir任何一個表情的Gii突然開口,提醒了Saya的休息時間早已跟Noir的一起結束,Saya轉過身看到Roa正微笑著看自己走來時心感不妙。
「啊…糟了,只顧著跟小Noir聊天都忘了時間。謝謝你喔小Gii。」Saya向Gii展露出親切的笑臉後馬上跑回工作的位置,Roa也搖搖頭又走回原本的位置處理雜務。
 
「得救了…」看著Saya遠去,Noir心情隨之變的愉快,哼著小調為自己調上一杯草莓口味的Magarita。「Gii也要喝嗎?」
 
Gii紅著臉小聲的說了聲不用了謝謝。內心有點疑惑,為甚麼看著Noir的心情變好自己剛才怪怪的心情也變的好起來?




腹黑苦手 囧
這一篇手感抓不好…XDD

總而言之其實Noir只是吃Saya的醋不滿小Minim喜歡親近他而已,說不上討厭啦XDD
是說我想讓Noir常常覺得自己被人當笨蛋耍。因為他根本就有點呆吧XD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好冷……」
 
看著門被一次又一次的打開,冷空氣一直吹進來暖氣開再大都沒效果,Nior不禁小聲的抱怨。
早知道就不那麼早回來,要進來就一次過進來不好嗎,門一直又開又關的根本暖和不起來。
 
「那麼,要讓小黑白熱起來嗎?」吧檯前坐著明明應該正在幫忙開店的男人,此刻居然還悠閒的坐著品酒。
「…啊?不對,誰是小黑白啊!再說,你怎會坐在這?」自己在忙個不停的拭擦杯子,這人卻一副好不優雅的樣子翹著修長的雙腿,笑著再喝了一口杯中的Martini。
 
「開店前的品質檢定。」跳過前面的抱怨,Lou笑著回答了後面的問題。
「…有這樣的東西?」似信非信的,語氣帶著疑惑。
 
可是還是似乎相信了,Noir小心翼翼的問:「…那個,品質應該還好吧?」
 
Lou看了看Noir臉上認真的表情,嗯,果然還是偏向天然的多啊。
嘴角止不住的再次上揚,Lou輕輕的放下手中的酒杯,雙手交叉重疊在下巴,直看著Noir問:「小黑白覺得呢?」
 
Noir想了想,腦袋開始分析Lou的說話的意思以及用意。
 
「……你,該不會是想戲弄我吧?」
「小黑白果然很有趣哪。」沒有正面的回答,Lou將杯中僅餘的酒喝完。
 
瞄了一下後方的時鐘,距離開店還有一小時不到,果然是太早了嗎…
把杯子全部放好,感覺自己閒著沒事幹所以調了一杯酒。
 
「…Virgin Mary?」Lou看著Noir省掉最初倒入Vodka的步驟便開始把醬料倒入然後加入蕃茄汁後問。
沒有酒精的雞尾酒。Lou像是想到了甚麼似的笑著問:「是在害怕自己會喝醉嗎?」
 
「我才沒那麼容易喝醉─」掃視VIN的店面了一會還沒看到Minim的身影,Noir有些不悅的瞪了Lou一眼。「這個是要應付吵著想要喝酒的小Minim而調的。」
 
「是嗎?真是個溫柔的好哥哥呢。可是為甚麼我每次跟小黑白比試酒量時小黑白總是很快的醉掉?」
 
「我─我哪知道」自己也想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不知為何被Lou微笑著一杯又一杯的把酒推到自己面前,自己也一如既往的通通把酒往下灌,最後卻醉的不省人事。還有一次……
 
「真是見鬼─」想到那次醉後跟Lou發生的事情,Noir忍不住小聲的咒罵著,自己連事情是怎麼發生的都不知道起床就覺得腰跟那裡很痛,掀開被子看見自己一絲不掛然後一旁還躺著Lou那傢伙……
 
自己的第一次竟然給了一個變態跟討厭的傢伙,想到就有氣!而且Lou是敵人啊敵人!想對小Minim出手的都是敵人!!
 
更讓他感到見鬼的是,每次Lou笑著走過來坐下用溫柔的聲音拜託他為他調酒,自己總是會碎碎念著“明明自己也會調酒不是嗎”然後乖乖的調上一杯完全符合對方口味的Martini。
 
 
 
「想要再比一次嗎?」
 
「……咦?」
 

 
 
XX年○月※日
天氣 寒冷有雪
 
今天去了光顧VIN─指名了我最喜歡的Emerald大人v
 
Emerald大人好帥哪─人家對頹廢風的帥哥沒抵抗力vvv
今天到了予約的時間,我步進了VIN,走到指定的坐位卻看見Emerald大人身邊有一名金髮美少年─
 
印象中是VIN的調酒師吧?他的臉紅紅的似乎醉了,依靠在Emerald大人身上形成了一幅異常養眼的畫面。
我看了一眼吧檯,發現另一名黑髮的調酒師一直向這邊投來不甚友善的眼光,看來是因為少了一位同伴只剩自己一個在工作正不爽著?(按:是在緊盯著Lou防止Noir被吃掉吧)
 
我在Emerald大人身邊的空位坐下,剛想發問時Emerald大人就開口解釋了給我聽,Emerald大人真的相當溫柔啊……
 
原因似乎是因為開店前的一小時太閒的兩人在喝酒,結果那位名叫小黑白(好怪的名字)的少年就醉掉了…因為不能正常工作而且有一半是因為Emerald大人主動提出要一起喝的關係,他就負上了照顧好還在醉酒狀態的小黑白。
 
小黑白看了我一會,然後展露出一個天真無邪卻因為臉紅而帶點曖昧的笑容,順帶一提看到那笑容我有種被治癒的感覺是怎麼一回事……Roa先生我下次可以指名調酒師嗎?只有服務生跟男公關似乎不夠呢ww
 
他把上半身越過了Emerald大人向我這邊靠過來,可是這時Emerald大人卻一手推開了小黑白,一手捧起了他的臉─
 
啊啦啊啦,怎麼可以在客人面前親別人呢Emerald大人www
 
然後期間小黑白多次只要有想靠近我的舉動,Emerald大人都會跟小黑白接吻…
真是的到底誰才是客人啊。不過很養眼所以沒關係啦vv 唔喔人家也好想跟Emerald大人接吻可是都被婉拒了ww
VIN甚麼時候有這種殺必死了呢?下次也要把更多的朋友叫來一起看!
 
不過吧檯那邊一直傳來玻璃被摔破的聲音,調酒師先生沒關係吧……?






唔…沒甚麼意義只是想寫寫看互動模式之類的吧
關於小黑白的初夜,個人設想是被灌醉後主動向Lou獻吻然後被帶回家吃掉之類的。

兒子的個性好難抓 囧 早知道設定成健氣傲嬌偽腹黑算了(喂)

寫酒的時候寫的好快樂,還特地去wiki找資料
調製Bloody Mary時要是沒加進伏特加會變成Virgin Mary這個好有趣vv
可是沒酒精的雞尾酒還是酒嗎XDD
以後小Minim要喝酒時小黑白大概都會讓他喝Virgin Mary吧不然會被Roa扣薪水…

嘛嘛本人說他不在意薪水可是不想小Minim步上自己的後塵(?)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只寫到ReiHiya 囧
閃光度無上限。砂糖度無上限。髒度無上限。(真的很髒……)

但是無H,(大概)可放心食用(喂)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文請讓我再拖一下…(被打
嘛想整理一下黑白的感想來摸一下個性…

Chef (廚師先生)
…這個人好奇怪喔。
不過做的菜很好吃喔,至少比我做的還像樣嘛…啊,上次那一碟紅紅的菜真是叫人難忘啊~(悅

但是,要是敢對Minim出手的話…(燦笑


Gii (Gii)
很可愛的同伴。很乖巧很討人喜愛。
唔喔,有空下次再一起去研究花式調酒吧。(經常失敗的人
我也好想去學校看看喔─哪哪我下次可以跟著Gii去上學嗎?

但是那身高是怎麼一回事?(黑化)


Iblis (Iblis/Iblis大哥)
很爽朗很可靠的人,讓人忍不住想要叫聲大哥。
跟某人和某某人不一樣,很親切既不可怕也不討人厭喔。
Iblis大哥要加油成為店內的No. 1男公關!


Lou (……/路…[有點害羞的語氣])
………………非常危險非常可怕的人。(後退
不知為何敵不過他。讓我想起了我那雙胞胎哥哥…(遠
請不要在Gii來上班之前一直跑到吧檯來,明明是男公關的說…
再說我自己一個也可以做的很好不是嗎?

…消毒就是接吻的意思嗎?(呆)
ps. 只是吃豆腐而已。


Minim (小Minim)
小Minim超可愛的,如果能當我的弟弟就好了vv
很受到VIN的大家的疼愛,可是我想要小Minim只當我一個的弟弟嘛…好想小Minim只叫我一個哥哥喔~
紅色的棒棒糖看起來很好吃,我也喜歡紅色所以一起吃也沒關係不是嗎?(閃亮的微笑


Rei (VIP先生)
VIP先生哪,感覺是個很認真的人。(跟有點輕浮的REI相反就是認真?)
只要有空就會來陪我聊天人好好喔,比想像中還要好人。(不對吧)
(因為是客人,腹黑mode關閉)


Roa (店長大哥/Roa先生)
店長大哥…(微笑
非常親切非常好的人,可是似乎有不為人知的一面?(歪頭

那個,店長大哥請問我也可以跟小Minim住在一起嗎?(天真的笑容


Ruka (Ruka)
又是一個很奇怪的人。
啊啊請不要再打架了,杯子都摔破了
感覺跟Chef很像喔。

不過好羨慕Ruka可以跟小Minim一起工作啊,一直呆在吧檯內好無聊喔。


Saya (……/喂喂/沙啞[?]/Saya)
……是個敵人。
不會把小Minim讓給你。

但是看起來很好欺負v
喂喂你是同性戀沒錯吧?小Minim才不是你的對象喔。
(對不起因為Saya很熱烈的追求(?)Minim所以黑白把他當成敵人了XD)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因為美國沒到,下篇大概明天下班回家再寫。XD
啊明明一堆作業等著我寫我一點都不想碰 (跪


緋夜最近很奇怪。
總是推說身體不適而早早先行睡覺,一天內總會有一些時間整個人失蹤怎找也找不著。
好吧,明明已經很晚了卻沒有回到房間,也沒在他的房間,到底是怎樣?

「你不知道嗎?」一個無聊跑到廚房卻發現門竟然破天荒的上了鎖,以為是蘇芳在裡面跟一真搞甚麼奇怪的東西時,身後傳來FIN的聲音。

「FIN大人…?」

「聖華倫泰日。」FIN微笑著透過窗子看向裡面一群正忙碌的走來走去的身影,「也就是所謂的情人節─」

「等一下!說到情人節不就是……」

「以鮮花和巧克力表達對愛人的心意的日子呢。」FIN保持著好看的笑容,從身後抽出一張紙。

紙上印滿了各式各樣的花束以及驚天為人的價錢。

「我已跟AKA達成了協議。現在下訂還來的及,花的錢從薪水中扣掉,如何?」



「幹,跟你說幾次了那是鹽不是砂糖!啊媽的又要重新再弄了─」FIRO抱著頭抓狂,這次是第幾次了?FIRO已經想不起來了,只是知道每次到了放砂糖的步驟,AKIRA那笨蛋就會鬼使神差地拿起鹽拼命的放…

「要把你平常喝紅茶加的東西放進去!!天啊你的腦袋是算微積分算太多算壞了嗎?」

即使一直在碎碎念似的抱怨,卻還是一次又一次的為AKIRA重新把所有東西準備好。

「說起來要送給誰,大家心中都有數了吧?」把絲帶綁好,完成了幾天以來一直努力在弄的巧克力,緋夜微笑著脫下圍裙隨口的問。

除了FIRO,在場的小受們都想了想,然後一起臉紅。

但是AKIRA卻一臉不理解的看著臉紅的青鳥跟一真。

「有甚麼好不好意思的?做巧克力不就是要表達感謝嗎?」

又是FIN在亂教東西了吧。

「…是啊。」

全員馬上達成了共識,為免自己的薪水遭到任何的不測,還是不要糾正過來的好。

「那FIRO也有要送的人嗎?」一真也把自己剛完成的巧克力放到盒子中,問出了大家都想問很久卻怕被髒話洗禮的問題。

「沒有,只是單純的被笨蛋叫來幫忙的。」

「聖誕節時收到了AKA送的圍巾喔,所以也想做點甚麼來回禮啦。」AKIRA天真的笑著,看來真的完全不知道送巧克力這個舉動的意義。「是說,明天叫甚麼來著…?」

「聖華倫泰日。」青鳥淡然的說著,他本來也沒有打算去做巧克力的,只是…

只是剛好想學著做巧克力而已…………

「好奇怪的名字喔。吶吶我可以知道你們都想送給誰嗎?」

「不可以。」得到的是異口同聲的回答。

「…為甚麼?只有我說了你們又不告訴我,有甚麼好害羞的啦~」AKIRA再次不解,開始轉而向FIRO吵著說要知道。

「媽的別問我,我跟他們不熟。倒是你,大家都完成了你還在幹嘛?給我重新再造!」

「需要幫忙嗎?」緋夜打了個呵欠,拿著巧克力走到廚房門口時回頭問。

AKIRA似乎想要點頭卻被FIRO阻止。

「不是自己親手做出來的沒意思。」

「說的也是,那晚安了。」揚了揚手,緋夜把巧克力小心翼翼的抱在懷中步出了廚房。



走過REI的房間附近時看到門縫中透出了一點光,緋夜想了一會,回到房間放下巧克力後便跑進了REI的房間。

在床上練習新魔術的REI看見來人是緋夜後只是一如以往微笑著把戀人擁入懷中親吻,沒過問最近緋夜奇怪的舉動。


是的,大概除了AKIRA大家都知道2月14號是甚麼日子,但是都很有默契的不提及也裝作不知道。

「累了嗎?」聽似很體貼的一句問候,其實是另一種暗示。今天太久沒碰到緋夜所以REI有點按捺不住,吻如雨點般落在緋夜的臉、耳、唇、逐漸下移到脖子。

「啊…」敏感的脖子感受到REI嘴巴呼出來的氣息,緋夜不禁洩漏了一聲曖昧的喘息。


「今晚的話、可以…」雙手攀上REI的背,緋夜心想正好今晚也會很寒冷,就當作暖身吧──絕對不是因為想要跟REI做。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好長的人設 (跪


諾爾‧比安可 Noir Bianco

法國跟意大利的混血,因為怎混都是白人所以看不出來。
象牙色的肌膚
典型的金髮藍眼,睫毛很長
長相清秀,美型卻不會被誤為女生
17歲,身高170cm
VIN內的bartender,雖然未成年卻有著數年的調酒跟喝酒的經驗。
頭腦很好卻在一些地方表現出笨拙的一面
嗜酒如命很能喝,但是似乎只要被FIN跟路灌酒的話很快就會醉掉(?)
假如不幸醉掉會變成接吻魔逢人就吻,不過清醒過來後會沒有印象。

名字的意思是黑(法語)白(意大利語),
本人卻對黑白色不怎麼喜歡(因為路的關係(?)
但是極度熱愛紅色,曾一度要求店長讓他的制服也變成紅色(這太可怕了吧)

常被戲稱為黑白XDD
一但被稱呼成黑白會很生氣,在客人前被這樣叫則會裝傻聽不見。
要是一直被人叫成黑白的話,反而會在聽到自己的本名後沒反應。

看起來像天然治癒系,臉上總是掛著天使般的笑容,在客人前也表現的非常純真好騙,其實腹黑度也許只是僅次
於FIN而已。
對上比自己更腹黑的人會啟動不了腹黑模式。因此其實大概很害怕路?
在店長面前會天然mode全開,大概感覺到了店長對錢的執著所以黑不起來 (喂

有一對雙胞胎哥哥,因為腹黑度不夠哥哥們高常被耍…
還有一個怎看都是好男人的大哥和跟大哥鬧不和後一氣之下跑了去當海盜的二哥(小緋夜)。

全是同父異母的哥哥,因為是家裡的么子所以一直很想要一個弟弟。
很喜歡Minim,想把他當成弟弟一樣疼愛,但是表達愛的方式有問題變成都在欺負他。
偶然惹的Minim生氣或是難過就會露出比Minim更受傷的樣子反令Minim有罪惡感 (天然腹黑?
某程度上可能比Minim更天然?

喜歡的酒是Bloody Mary跟任何紅色的Cocktail。
喜歡的食物是除了蕃茄以外的紅色東西,辣椒也可以照吃不誤。
討厭蕃茄,但是茄醬倒是很喜歡。
不管吃甚麼都喜歡蘸醬料,喜歡茄醬和美乃滋,更愛兩者拌在一起的千島醬。
料理無能,認為所謂料理就跟調酒一樣把東西拌在一起…XDD
 

不知為何自己總是被人調戲(天然?),不管男女的客人都喜歡偷摸他的手。

處男。純情。戀愛經驗零。對感情方面遲鈍的驚人。


目前攻受不明或曰攻受皆宜…
初夜已被路預訂起來了。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很萌的一首歌XDDD
本來是用在山獄身上的,可是變相也能用在ReiHiya身上吧我想。


沒有甚麼內容因為很想寫傲嬌的緋夜。
大概是發生在做愛?造愛!之前。
很久沒寫要補充一下ReiHiya Power,閃度和砂糖度大概依舊相當高吧XD

請配合此歌食用。 歌詞奉上w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寫成這樣弄的題目也想不到 XD
嘛麻煩兩位媽媽過目一下兒子有沒有被我弄壞XDDD

另外我對不起十字讓他被──了。(土下坐
對不起看倌們私心讓鈴音耍萌了,萌不萌的了人是另一回事。(喂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Hamlet啊你怎麼不去死
莎翁你這個雜碎,人死了書卻留下來折騰學生 T T



美國很冷所以小緋夜…多穿了外套跟圍巾
圍巾是VOCALOID的兄さん的款式欸www 最近很喜歡紅色所以小緋夜也要喜歡紅色喔ww (小緋夜:……)
因為懶的爬去後面的頁數找鞭子(不知有沒有 囧)
卻看到TRIDENT(中文是啥啊…三叉戟?XD)跟鐮刀www
基於我是武器控,然後我愛鐮刀多於西洋劍卻奈何一堆rpg沒有鐮刀這種好物…(下刪萬字
小緋夜你就乖乖的拿著吧,小心不要對REI作出鮮血の結末喔 (喂

真的很無聊所以追加小緋夜個性之類的東西
萌屬性:
傲嬌
女王樣
呆毛 (?)
口嫌體正直

另外翔家很多彆扭的兒子 囧
所以小珪是天然無口貓屬性受、然後小凜是人妻屬性小受(?)

小凜初期想設成傲嬌,想了一下後
其實小凜是ヤンデレ啊!!因為傲不起來XDDDD 只好黑化壞掉然後把裸○幹掉 (喂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副標題是閃光大全
一不小心寫太長 XD
沒寫到的孩子對不起 (跪



「小緋夜,你在幹甚麼?」

洗澡後出來的REI,並沒有看到平常早已趴在床上等著自己的身影,目光掃遍房間時卻看見緋夜拿著筆坐在桌前不知道在做甚麼。

「別吵,我在畫航海圖。」頭也不回,盯著模糊的文字跟淡去的黑線的緋夜雖然已經眼睛發痠卻不想休息。

「航海圖?小緋夜會畫那種東西的嗎?」REI走到緋夜身邊,彎下身在緋夜臉上親了一下後好奇的看著被畫在一張白紙上的地圖,還有工整秀麗的文字在旁邊密密麻麻的寫滿了注釋,旁邊還有一堆似乎是跟FIRO借來的參考書。

「阿呆啊你,你以為我都在幹嘛啊,我懂的東西可不比FIRO少。」回頭白了明明說了別吵卻作出身體上接觸還似乎是在少看自己的REI一眼,緋夜乾脆的往後一靠靠到REI的身上閉目養神。


「FIN大人說只要今晚畫好明天就可以出發了囉,還好有坐標也不算太難重畫。」聲音帶點疲軟,緋夜轉過身摟住REI。後者帶著溫柔的笑容,手放到緋夜的肩上捏了捏,想為疲累的戀人舒解一下壓力。

「辛苦你了。」

「也沒有很辛苦啦…反正只要想到…」啊…尋寶一定很好玩很刺激吧,不知有沒有白痴海盜讓他挑戰呢…最近好久沒練劍都在用鞭子…

看著戀人眼中閃爍著的光芒,REI不禁嘴角上揚。雖然努力的表現的沒甚麼興趣的樣子卻努力的整夜都在畫航海圖,根本就是超想去的嘛。

「…你在想我一定很想去尋寶吧?不要把我當成AKIRA那種層次的笨小孩!」緋夜蹶了蹶嘴,不自覺的紅了臉。
「我才不是因為自己想去尋寶才在這邊熬夜畫圖,我是因為FIN大人委託才……」

餘下的話淹沒在REI的吻中。

「累了就休息一下吧,我會一直陪著你。」抱住緋夜纖細的身體,暗自為戀人的不老實而感到好笑卻覺得很可愛。

 


「蘇芳我肚子餓了。」紅潤的小嘴半張著,一真跟蘇芳說的話總是無意的帶有撒嬌的味道。

「現在已經很晚了,再吃東西可是會變胖的喔。」忍耐著想要一親芳澤的衝動,蘇芳轉過身把爐灶上的灰塵擦掉。

再說他剛剛才把東西洗乾淨,再做一堆吃的不又要再清潔一遍?

「我很胖嗎?」說完,蘇芳身後的一真傳來一陣聲音。
不用回頭也知道,一真把衣服拉起來看自己的腰了。

「好好,小一真想要吃甚麼我都做,衣服放下來吧會著涼的。」
蘇芳嘆了一口氣,反正他就是敵不過一真的哀求,可是自己未免投降的太快了吧…

「明天不知道能不能出發呢?吶吶蘇芳,島上有沒有能做出新口味蛋糕的材料啊~」

 

另一邊廂,難得沒有被抓去進行床上運動的青鳥,靜靜的站在甲板上眺望著遠方。
寶石般漂亮的藍色雙眸沒太多的情緒波動,青鳥閉上雙眼享受難得的寧靜。

然而寧靜總是短暫的,不久後身後就傳來熟悉的腳步聲。
青鳥沒回頭,只是睜開了雙眼繼續看著漆黑的海面。
「…原來跑到這裡來了。」
「船有多大,我又不會飛走。」

「這裡風很大,回去吧。」
青鳥搖搖頭,放在胸前抓住外衣的手收緊了一些。
突然感到肩上一陣重量,FIN把自己的外套也脫下來披到了青鳥的身上。

「這樣你不冷嗎?」為FIN體貼的舉動感到一陣暖意,青鳥不著痕跡的以鮮有的關心來道謝。
「不冷。」FIN微笑著,放在青鳥肩上的手滑下到腰際,把髮絲被風吹的飄揚的人兒抱進懷中。「這樣就會變暖了。」

「…變態。」罵著卻沒有反抗,青鳥暗自的祈禱等自己看夠了海被拖回房間時可以安睡一頓。

「青青喜歡尋寶嗎?」突如其來的一問令青鳥愣住。
對他這種溫室的花朵來說,冒險尋寶之類的字眼只能在書本中出現,要實行更是不可能。最初來到船上時還抱有少許的期待到後來每晚的「運動」以及不及格的無能船長讓他馬上打消了念頭。
現在嘗試的機會就在面前,他卻有點猶豫,情緒難得的平靜。

一定是因為要跟變態跟一群笨蛋冒險,所以才不值得期待。青鳥篤定的想。




下一個似乎是小丹~小丹加油vv(喂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