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2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中HIT的話回覆請留下題目/配對v

除了H應該都沒問題
有指定故事的話我出文的速度會快很多很多v

SIMEN號、VIN跟XUF的接龍們都可以
動漫類暫不寫抱歉w 最近都沒在看O口Q

另外要是真的想不到
可以要求乙女向的文 就是一人稱跟翔家任一兒子的短篇之類的
不然要CROSSOVER或是挑女兒也可 囧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

好吧最近的坑都沒好好的在填因為天天都在打工回家後半死真的很對不起 (跪

奉上REIHIYA有點謎有點髒非常甜的文一篇v (沒人想看 (喂
明天要去紐約跨年了好棒vv




清晨柔和的陽光穿透純白的窗帘灑落在床上的銀髮男子身上,男子銀色的睫毛被照的閃亮,抖動了一下後睜開了雙眼。



新一年的早上,

身邊躺著自己的學生,

少年身上穿著艷紅的女用和服,

領子滑下到手臂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膚。


忍住想要驚叫出來的衝動,男子選擇了安靜的把被枕的有點發麻的手臂抽出,動作輕柔以免眼前的睡公主變成女王樣。

不對吧,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依稀記得昨天晚上教師們都在開跨年派對,自己被FIN一直灌酒,然後……
不知從哪把換上了和服,尚未成年的好幾個學生叫來了順便灌醉了。

「老師,請你負責任。」睡公主,原來不需要王子的吻就能起床。
只見枕邊的人兒已經醒過來,帶著無辜的表情看著自己,還一派悠閒的把衣服的領子整理好。

「不知道我在這裡大喊非禮會─」
餘下未講完的話淹沒在男子的吻中。

少年的反應很快,自然的伸出舌頭主動挑逗。

接吻是他們表達對對方的愛的最好的方式。

「阿呆,剛才的吻……」
看著少年臉上帶著的紅暈,男子不由得感到一陣衝動,沒多想便把少年擁進懷中。
「麻煩你下次早上起床先刷牙再吻我好嗎,口氣令人好難受……」
嘴上不饒人,人卻乖乖的被抱著,男子的體溫總是令他安心。

「對不起,下次我會注意點的,可是小緋夜太可口了就忍不住了嘛。」
少年臉上的紅暈有著加深的跡象,彆扭的轉過身背對著男子回應了一句我不知道你在說啥就把被子蓋過臉。

男子會意的笑了笑,把被子一把掀開,不等少年開口罵人便再次把少年吻住。

「你好像變態怪叔叔。」等男子把自己放開後少年忿忿的說,撒嬌的成分比抱怨的多。

「吶小緋夜的初夢是甚麼?」男子好奇的問,順便扯開話題。
「初夢?」少年疑惑的重複了一次問題,「昨晚做的夢嗎?」
「嗯。」再次摟住打扮的像東方裝飾用的娃娃的少年,男子笑的開懷,大掌撫上少年的臉輕輕磨擦,享受那細緻的觸感。
少年白了男子一眼,懶懶的回了一句怎麼可能記得。
「在東方,初夢的內容可以預兆未來一年的運勢。」
「你是打從哪裡聽來這種奇怪的事情啊?簡直就跟FIN老師一樣愛胡扯。」

「我夢到小緋夜了,想必今年會是很好運的一年啊。」不管少年無情的吐糟,男子自顧的說著。
少年臉上本來有點消散的紅暈再次浮現,罵了一聲「迷信」。

「去年夢到了奇怪的東西結果過的亂七八糟的,可是今年有了小緋夜果然會變好啊。」
「阿呆!不要若無其事的說出這種會令人感到害羞的話!」再也受不了男子的甜言蜜語攻擊,少年努力不再去回想起昨天的夢。

自己跟男子的婚後生活。
簡直就像個白痴一樣。

即使輕聲叱罵著,卻掩蓋不住臉上帶著幸福的微笑。

「吶REI─」


「新年快樂,今年也要請你多指教喔。」有點別扭的說著過於正式的話,說完少年頭一次主動獻上雙唇。
「當然。小緋夜也新年快樂喔,我會好好的疼愛你的v」男子有點高興於少年的舉動,放在少年腰間的手有點不安份的在身上遊移。

沒想到突然被少年狠狠的踹下床。


「在那之前先去刷牙啦!」




有點不知道在寫甚麼 XD 最近天天都很累大腦性能隨著下降40% (喂
嘛先預祝大家新年快樂喔v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咲かせてはいけない花。 
 (原:人魚王子 (喂))

在人魚之間流傳著這麼一個故事。
 
先代人魚公主曾經愛上過一個人類,拿聲音向女巫交換了讓她變成人類的藥。
女巫對她說,要是不能跟王子結婚,她就會化成泡沫消失。
沒有聲音的人魚公主怎能向王子表白自己的心意?王子最後並沒有跟她結婚,最後她化成泡沫消失了。
 
為此人魚們更加強了“不能跟人類有來往”的意識,尤其是現任的人魚王子青鳥,長相之漂亮出眾為所有人魚之首,更是被眾人捧在掌手呵護。
然而即使是人魚也是有好奇心的,越要被禁止的事,越想一探個究竟。
                                                           
最終青鳥還是敵不過好奇心,佯裝身體不適想要一個人休息一下把服侍他的人都支開後,浮出了水面。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有點不知所云的一篇XD
FIN x 青青有。

人格崩壞有 (喂
因為loop著鬼來電的鈴聲打文有點詭異XD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很老梗的名字XDDD
文有點長而且惡搞的部份很不好笑結尾很爛請見諒
我就是沒辦法阻止自己廢話 囧
但是不能否認自己寫的很快樂XD
角色可能會有少量人格扭曲也請各位媽媽多多包涵 m(_ _)m

是說1234沒人踩中嗎很好v (喂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給兩位媽媽看看自家兒子人格崩壞成甚麼樣子 囧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狐狸點的文v 慢用v
設定為小一真精神上是攻 XDD 也就是主動受 (喂


「緋~夜~」一真揮舞著手中的掃帚,氣沖沖的奔向正在享受美味的蜜瓜蛋糕的緋夜,「就跟你說不要把蛋糕屑都弄到地上去了你就是不聽!」
緋夜看了張牙舞爪的揮著掃帚卻遲遲未有進一步動作的一真,低頭繼續享用蛋糕。
「喂─聽見了沒?」

「我說─一真真像小孩子呢。」吃完最後一口的蛋糕,緋夜動作優雅的放下叉子拿起旁邊的餐巾抹嘴。
「嘎?」被突然這麼一說的一真愣了愣,「我不是小孩子!」
「只有小孩子才會為那點小事而生氣啊。再說我昨天才聽見你跟AKA要錢買零食時跟他說那是小孩長大的必需品嘛。」
「哼─那緋夜也才比我大一年不也是小孩子。」
「我跟你不一樣喔。」緋夜故意撥了撥頭髮,一副趾高氣揚的模樣。「我已經通過了成為大人的考驗呢。」
「哪有這種東西的!」一真放下掃帚,嘴上不相信人卻把身體挪近緋夜想要探取更多的情報。「我才沒聽說過!」

「是啊,因為時機還沒到呢。」緋夜隨手把碟子放到洗碗機中,走到一半時轉身對一臉呆相的一真說:「去問SUOU看看如何?」

 

「我怎麼可能知道…甚麼?緋夜叫你來問我的?」
剛嬉水回來的SUOU,古銅色的肌膚在陽光的映照之下閃閃發亮。
「SUOU也是大人吧?SUOU會知道吧?成為大人的考驗啊!」
SUOU潑了潑還在滴水的頭髮,想了想,難不成是那個運動……
一真看到了只是皺了皺眉然後叫SUOU不要再把地板弄髒了,SUOU傻笑了笑,仔細想要怎麼婉轉一點說出來。
「就是…青鳥跟FIN每天都在進行那個吧……」
「要進行很久的嗎?我看見他們每天都在房裡啊……難不成青鳥和FIN還沒通過?」
「不…」SUOU感覺自己根本就是在自挖墳墓,這下子更不好解釋了,「只要一次就夠了……他們只是…」

「小一真真的不知道嗎?FIN跟青鳥一直在做的事。」
一真認真的看著SUOU搖了搖頭。

SUOU決定還是親身教學,彎下身抬起一真的下巴就吻下去。
感覺到一真的身體顫抖了一下,SUOU有點不忍心所以放棄了作更深入的舉動的打算。

「這樣就可以了…?」一真撫上自己有點溫熱的唇,然後高興的大叫:「我終於是大人了!緋夜我是大人了!」
說完一溜煙似的往船艙跑去,連掃帚都丟在地上。

「…啊?」


不久後只見要一真拉住緋夜往自己這邊跑回來。

緋夜不可置信的看著SUOU,猶豫了一會後問:「做了?」
SUOU搖頭。

緋夜又看向一真。
「明明還沒有嘛。」

「你不相信的話我們可以再來一次!」
說完掂起雙腳吻上SUOU。

緋夜呈石化狀態。

「嗯…比起大人跟小孩這個問題,你們果然是…」

「看吧,怎麼樣!」一真神氣的看著差點沒orz跪倒的緋夜。
「噗。很厲害嘛…算我認輸了。可是要每天保持著才能成為真正的大人喔,現在只是通過了考驗而已。」緋夜故作正經的說,還向不斷瞄向SUOU有點愕然的臉。

緋夜臉上帶著微妙的笑容離去後,一真興奮的拉著SUOU的手問:「那我可以每天跟SUOU接吻嗎?」
問題之勁爆程度讓SUOU差點忍不住就地把一真壓倒。

「這種事……回房間再詳談如何?」




這是啥啊 (自巴
SUOU受很難啊 (喂

還請狐狸笑納吧XDDD (喂) 雖然我不知道自己在寫甚麼 (炸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是的
下星期我正式脫離大學application死線還有TOEFL考試 (也就是說這星期是地獄…orz)

太興奮之下想出來的東西


SIMEN TALES
以小受們作為童話主角
每隻小受都有一個獨立的童話主題

另外一個是以ALICE IN WONDERLAND作為主題寫SIMEN全員的文 (大概
ALICE要用青青還是小緋夜還沒想好v 其他角色很快想到定位了只差這倆
個人傾向青青當ALICE XDDD


TALES SIDE
青青 - 人魚公主 (悲文/歡樂向)
連image song都想好了 囧
要kuso還是要悲視乎我能不能寫悲不然只好走本行的爛gag

小一真 - 阿拉丁 (歡樂向)
這好像不是童話不過想起SUOU我就想到這個XD

FIRO - 小紅帽 (歡樂向)
本來想用在小緋夜身上的可是沒有人比FIRO更適合了

AKIRA - 睡公主 (歡樂向)
傳說中公主16歲那天會看到微積分的書而開始長眠……

緋夜 - 白雪公主 (歡樂向)
七個小矮人?七個免費奴隸才對吧 (全錯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我不敢亂寫雙A啊所以只有ReiHiya閃光不好意思XD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POCKET
這是一個屬於幸福的戀人們的故事。(屁



「吶、REI我們走吧。」鬆開原本互相牽著對方的手,緋夜站起來走到灰髮少年面前結帳。
「啊,那個就算我請客吧。」少年笑的燦爛,似乎很高興似的。
「這…」緋夜有點疑惑。
「只要你們覺得蛋糕好吃,下次再回來光顧便行了。」

「…謝謝。」一向不習慣說謝謝的緋夜難得受人恩惠,雖然感覺有點別扭卻還是輕聲道謝了。
「要好好珍惜你的男友喔。」
「甚…誰說他是我的男友了!?」緋夜滿臉通紅,忍不住大吼。

「嗯…不是男友嗎?」坐在後方的一真把臉從餐牌中抬起,故意提高聲線說。
「明明每天晚上都在做愛做的事呢。」SUOU也打趣的說道。
「唔…比起男友我更希望是丈夫啊。」REI趁機追加一撃。

「住口!」有點惱羞成怒的緋夜,抽出鞭子指向笑成一團的三人。

「嘛嘛,小緋夜我們走吧?還有很多的地方你沒逛到喔。」REI習以為常的笑著把緋夜的鞭子拿開放到自己的皮箱中,無視生氣地責罵著自己的緋夜把他抱起走出店外。「好啦女王陛下有事回到床上再說v 到時再讓你抽個夠好不好?」
「這不是重點、把我放下來啦你這變態魔術師!!」

走到預定要入住的酒店時REI才把緋夜放下來,一路上自然受了不少注目禮,素來面皮薄的緋夜已經整個趴在REI身上裝死了。
感覺雙腳總算再次接觸地板了,緋夜又開口想罵REI是笨蛋,雙唇卻被一下子封住。
舌頭被REI的舌頭勾動時很自然的作出了回應卻想起自己還在生REI的氣,這次反而讓緋夜有點生自己的氣了,這該死的身體總是誠實的連自己也不敢相信。

「冷靜下來了嗎?」雖然不捨卻怕緋夜會窒息的REI在放開緋夜後笑著問,然而這笑容在氣上心頭的緋夜眼中看來更是欠揍。
「冷靜的了才怪。」緋夜故意轉身大步走在前面,也不理身後的REI如何說著酒店不是在這邊。

「我要去找FIRO。」還故意加大聲音說給REI聽。
「可是FIRO不知道去哪了啊。」一臉呆相的REI愕然的問。
「所以說要去找啊阿呆!」緋夜只感到有點頭痛,為甚麼這笨蛋可以笨成這樣,簡直是宇宙級阿呆再加三級。



青烏睜開雙眼時發現四周的環境有點熟悉卻被一陣頭痛感影響了思路。

「…宿醉嗎。」按著前額,似乎想起來了半睡不醒的自己被FIN灌下了一杯又一杯的酒。看了看床邊的鬧鐘,下午的時間,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嗯?青青已經醒來了啊?」FIN剛好拿著毛巾進門,走到床邊坐下來溫柔的問:「頭很痛吧?乖乖躺好。」
「哼,果然是你這四眼仔做的好事。」想到眼前的人是令自己頭痛的元兇就不爽,青鳥故意裝出一副帶著起床氣的樣子。「我睡了多久?」

「沒很久,才兩小時。」…只是當事人絲毫不在意的樣子。
「啊啊、新紀錄呢。」
「是啊,已經習慣了吧?」

「…晚安。」懶的跟眼前的變態講話,青鳥躺回床上蓋好被子裝睡。
「嗯,好好的睡吧,不然太陽下山了好戲就要上演時體力不足就慘了。」
「喂…到了地上還不放過我嗎。」即使每天都被這樣子調戲,青鳥還是無法習慣,臉已變的通紅。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啊。」FIN用手輕輕撫過青鳥柔軟的金髮,眼神透露出對青鳥溺愛,「因為我太喜歡青青了嘛。」
「…吵死了!我要睡。」用被子蓋過頭,免的自己連耳根都發紅又被FIN看見。



「哪哪AKA─」
「不要把別人的名字拖長來唸。」
「A─KA─」不死心的再次叫喚。「AKAAKAAKA─BAKA─」

「說。」被反覆的叫喚著名字臉上卻沒有絲毫的不耐煩,AKA附下身看了看AKIRA桌上寫的一塌糊塗的微積分方程式。

「…為甚麼到了地上我還要被綁著學危及分啊!?」
「因為看到懸賞了。有人在找你。」AKA皺著眉,不太喜歡提及這件事的樣子。
「有人在找我…?娜塔小姐?」
「管他塔娜還是娜塔,不把這條題目做好的話就不鬆綁了。」
「是娜塔小姐!被綁著要怎麼做?吶吶AKA拜託嘛~」
AKA盯著AKIRA一副受傷的小動物的樣子,內心有點動搖。可是馬上就搖搖頭揮去腦中自己在虐待小動物的念頭。

「船長逃了的話我會很困擾。」
AKIRA不滿程度直升。
船長逃了就再找啊,再說自己不當船長就不用學危機還危及還是偽基分了先不管那個到底是作為船長的AKIRA,也就是自己逃了他會困擾還是船長逃了他會困擾?

「我討厭AKA─」
「那樣我也會很困擾。」不自覺的說出連自己都覺得奇怪的話。
「所以嘛所以嘛?以後不要再學偽基分好嗎?…咦?為甚麼被我討厭會困擾啊~?」

「給你三十分鐘把這道題解完。」說完AKA徑自走出房間,留下雙手被綁在身後的AKIRA在房內自己一個出去透氣。

一定是因為房內空氣流空太差產生幻覺加幻聽了。AKA篤定的想。



「那個…」灰髮少年表情有點困惑,看著赤裸著上身卻一點都不感到寒冷(似乎)的SUOU。
「小美人,有事嗎?」SUOU帶著媲美熱帶小島的陽光的笑容回應。
「客人不會冷嗎……」像是下定了決心似的一口氣發問。

「是啊是啊,我一直在想SUOU怎看都好像不怕冷似的。」穿著三件厚外套把自己包的像粽子一樣的一真附和。
「是嗎?大概是我身體強壯的關係吧。」說罷把握時機展露完美的40吋(一真目測)胸肌。「小一真要是放心不下的話可以把一件外套分我喔。」

「………死也不要。」拉了拉勉強披在外面的外套,一真低頭努力的完成面前的超豪華熱帶水果聖代。



「賊船我來上你了!嗯…人呢?怎半個人影都看不見~」



「船上都是成雙成對的呢,啊哈哈」GRAY微笑著,把手中的酒杯中的酒一口氣喝完。
「嘖,滿船都是死同性戀!」想到自己天天都跟一群同性戀一起用餐散心就不禁起雞皮疙瘩的FIRO忍不住再罵了一句靠。



REI跟在緋夜身後保持著緋夜轉身揮鞭子時不會被波及的範圍,一邊小心翼翼的找話題來試探緋夜的心情。
可惜緋夜完全懶的理他,任他自己一個一直的自言自語。

「小緋夜太冷淡了呢─」持續自言自語。

緋夜突然停下腳步,REI一驚也跟著停下來。

「站'、站那麼遠幹嘛?」緋夜轉身,臉紅著說。「還不快過來!」
REI聞言高興都來不及,馬上飛奔到緋夜身旁緊抱著他。

「等、等等我沒叫你抱著我─」
「小緋夜很冷吧?」執起渴望牽了很久的緋夜的手,感覺到一陣冰冷時REI心痛的問。
「…沒有。」

REI看了看緋夜游移不定的目光就知道戀人在說謊了,把緋夜的雙手捧到自己的雙手中再合上,希望能為緋夜冰冷的雙手帶來溫暖。

「阿呆…手放開…這裡是大街耶…」難為情,卻因為REI體貼的動作而心跳不已。
「我的手很暖沒錯…可你的呢?」見REI沒回應,緋夜紅著臉把平常不表現的關心表現出來。

「我沒關係。」

「我才不管跟你有沒有關係!你的手比我的還要冷更勿論要為我取暖了!」生氣的一把把手抽回,抓住REI的手放到自己的口袋中。


「這、這樣子…才能取暖啊!」
頭垂的低,任由瀏海滑下來把臉遮住,是因為不想被你看到我害羞的模樣。








填平了 (死
挖這個坑主要是想寫最後一幕而已


後續?當然是回酒店滾床單來暖身啊 (巴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pocket我沒打算棄坑喔v 只是沒梗而已(喂)




「呼啊……」
不是本少爺我愛抱怨,可是這麼無聊的課我還是頭一遭報讀。
魔術課。這甚麼爛課程?再說魔術跟當海盜有甚麼關係?當初聽AKIRA說老師是帥哥才急忙把這課加到課程表中,嘛帥是帥沒錯啦只是……

撐起快要合上的眼皮,看著講台上的銀髮男性在一味的傻笑,從帽子中拿出一朵又朵的玫瑰,四周的學生有六成倒頭大睡了,剩下的似乎是老師的粉絲嘛?不然就是變態反正目光不是在看老師的臉就是下半身就是了。

想要裝帥的走下講台時卻差點被十分鐘前從帽子中拿出來的小貓娃娃差點絆倒,看啊看啊,比起帥哥,更像笨蛋不是嗎!?

感覺到老師正要向這邊看來,我趕緊把嘴巴合上,正襟危坐再裝出一副留心的不得了的神情,以最好的姿態來迎接老師的目光。

「呃…那邊的同學,名字好像是…」
「緋夜。」忍著想要白他一眼的衝動,我努力的保持著笑容回答。

嘖,果然是笨蛋,只有臉有長好腦袋反而沒有。
同是帥哥,為甚麼AKA老師那麼帥又那麼聰明──這傢伙反而讓人有一種想要扁他的衝動?

 

「小緋夜,要來這邊試一下嗎?」…突然就直呼名字還叫的那麼親暱!?老師,我跟你似乎不是很熟啊。
「…隨便。」明明不太願意可是還是莫名的答應了,我幹嘛自找麻煩啊……

不太情願的站起來,走到老師的身旁。
「那、我要幹嘛?」站在他旁邊好一會他都沒反應,我忍不住抬頭問。
沒想到這傢伙……
居然在看著我發呆?搞甚麼鬼!浪費我的大好青春是吧!

「不…小緋夜太漂亮了不禁看呆了哈哈。」爽朗的笑聲聽起來還真是刺耳。爆炸性的發言弄的課室爆發出一陣大笑和少量人的怨言。起事者還在那邊笑著。
「老、老師!請不要說這種奇怪的話。」意思就是給我差不多一點快點開始上課。

老師走到我身後,手穿過我的腰間,一手拿起了帽子一手抓住了我的手。
這種事只要從旁指導不就好了為甚麼要弄的這麼親密啊?嘛我是沒關係啦可是老師你這樣沒問題嗎不會被當成痴漢吧……

「把帽子這樣傾斜……」

………
不行啊這樣!!他講話時一直剛好對著我的耳朵呼氣這叫人怎麼集中精神聽啊?

「明白了嗎?」
會明白才怪。
「呃…老實說不是很明白。」蒙過去也不是辦法反而會被叫去試範一次,乾脆坦白比較好吧。
「是嗎。」他看起來很快樂的樣子,讓人十分不爽,「時間也差不多了,那就下課後來找我吧。」



從魔術課的課室走出來時幾乎可以感覺到老師的視線。
雖然也不是第一次被一直盯著看可是不知為何被老師看著就是感到特別的不好意思。

接下來是微積分課嗎。真是令人期待呢v

「緋夜─」特有的懶洋洋幼童腔調,是AKIRA。
「真奇怪呢,明明聽到AKIRA的聲音卻看不見本人。」我轉過身,故意掂起腳抬頭故作尋找AKIRA。
「啊,緋夜這太過份了。」AKIRA鼓起腮子裝出一副生氣的樣子。
「嗯嗯走吧走吧,AKA老師的課耶v」

我加快腳步走向樓梯,AKIRA一邊小聲抱怨著為甚麼我要學危及分一邊慢慢的在我身後走。

AKIRA是校長的兒子,因為是校長的兒子所以被強逼修讀校內最冷門也是最熱門的學科-微積分。
因為難度相當的高令人聞風喪膽,同時也因為任教的AKA老師是帥哥因此更多人不惜把自己送到數字地獄中也要爭取跟他每天相見的機會。
我就是其中之一。
為了給AKA老師留下好印象我總是考出最高的成績,其實這東西對我來說還好,所以要考出比班上一群沒腦袋的笨蛋好根本一點難度都沒有。我也因此被安排坐到AKIRA身旁幫助他,就認識了對方。

「…就如此這般,所以說AKIRA真是個不乖的死小孩加大騙子哪。」
「如此這般到底是甚麼意思啦!!甚麼都沒說不是嗎你!」

「…AKIRA同學,我不是好好的在講課嗎?你到底有沒有在聽?」AKIRA發出的聲音太大了,引起了AKA老師的注意。
啊啊AKA老師真是太帥了天啊那副嚴肅的表情讓人不禁想看他失去理智的模樣vv

「呃…我有在聽啦!只是我又不是在跟老師說話…」
「AKIRA你這笨蛋!」我小聲的說。
AKA老師挑了挑眉,嘴角輕輕上揚,似乎是在冷笑。

順帶一提,即使是冷笑也帥到不行v 我幾乎可以看到旁邊的一大票學生都神魂顛倒了v
也就只有AKIRA那個笨蛋會討厭他的樣子,只要一提到AKA老師他就會臉色大變然後跟我說甚麼魔術課的REI老師比較有趣不是嗎。
很有趣很帥沒錯可是就是提不起勁去上他的課啊,我想我這一點跟AKIRA其實是一樣的吧。難不成AKIRA喜歡REI老師那樣的男人?

回神過來時只見AKIRA哭喪著臉說被叫去課後輔導了,我說你很幸福不是嗎,我要課後要跟REI老師一起耶我也想跟AKA老師一起課後在無人的教室只有二人獨處啊。
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AKIRA你只要把老師把到手不就要A得A要F得F了嗎。
AKIRA搖搖頭,「別把我當成跟你一樣隨便的人。我們立場是相同的啊,都要跟不想呆在一起的人呆在一起。」
才不一樣呢。REI老師我是不討厭啦但是真的要我挑的話當然是AKA老師啊。

「緋夜喜歡REI老師?」
AKIRA突然這麼一問我也說不上來感覺是怎樣。

「除了AKA老師你提及的最多就是他了。」
因為他的課很無聊啊。

「那可以轉課啊。」
說的也是呢。
可是我真的不討厭他所以算吧。

「緋夜不是常說嗎,不討厭就是喜歡了。」
跟你多說也沒用,隨便你怎麼想,反正我的本命是AKA老師。



下回予告:
下課後的無人教室,
色狼攻vs女王受+雙A課後輔導!!

(全錯 (被巴


這篇小緋夜人格崩壞 囧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1.請問,當有個小受用一臉萌樣問你說 [攻受是甚麼?] 的時候,你的反應是?

啊、那個,因為我是出自山本髒死隼人流的(那啥),所以繼承的也是山本流的自身教學方法…嘛攻受甚麼的乖乖躺好把腿打開等我慢慢教你v

2.現在是暴風雨夜,你和被淋的全身溼透的小受一起躲到一間無人的空屋,就在此時對方用楚楚可憐的目光看著你..你會?

幫他脫衣啊不然會感冒v 啊順便來點運動來取暖吧v 甚麼你動不了?那躺好腿打開 (下品

3.請用一句話來形容給你這份問卷的人的攻受程度V

聽說是受的 (喂

4.有天你被告上了法院,判決是要你被一百個大叔撲倒,你的反應是?

(舉手)我要求反撲!!

5.承上題,換作是被一百個歐巴桑撲倒的話?

=口=
阿姨您太客氣了 (把FIN丟出去 (喂

6.可以的話,請問你最想被誰撲倒?

我是攻啊我是攻,我最想撲倒小公主隼人v (沒人問你

7.上空.中空.全空.你想要小受作出哪種? 

下空是王道啊~答案跟小夏一樣v

8.有個大叔對你上下其手,並且該做的都做了.此時他對你求婚.. 

我會讓你幸福的v(大叔控

9.有天你睡醒,發現自己衣衫不整的睡在別人家,身旁還躺了一個怪大叔

為甚麼是怪叔叔 =口=
普通的中年大叔就好了 (喂

10.請點名,點出三至十個身心強度足以填寫這份問卷的人,否則你將被一百個大叔和一百個歐巴桑撲v請勿回點
這是中年問卷嗎?(遠

hiyaru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